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消沉

他的消沉

陈思雨的眼神带着期冀和忐忑,以及一些因为不确定而产生的不安,就这么直直的望着一航,等待着他的答案。

一航沉默了,陈思雨一晃,扑进一航的怀里,“我们永远在一起,忠于彼此,忠于我们之间的爱情好不好?”声音急切,已经带着明显的哭腔。

一航温柔的抚摸着陈思雨的头发,轻声道,“好。”

忠于彼此,这是婚姻的基石,这是最令他向往的。

因为……他不想跟他父亲一样背叛婚姻。忠于彼此,这是对他而言最珍贵的,他的婚姻也仅需这些,他想,他应该是爱陈思雨的吧。

可是为什么,等到他回来了,愿意实践当初的诺言,愿意娶陈思雨了,她又犹豫了,闪避了,后退了?

她不知道在顾虑什么?是因为他太草率了吗?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或许还欠缺一个正正经经的求婚仪式。但是为什么连戒指都准备好了,他还要跟思雨吵架?连在电话里都吵得不可开交,当思雨说出要分手的时候,他明知道她在赌气,却还是气的不轻,气昏了头的他没有注意在岔路上急速冲出来的重型大卡车,于是就出了车祸。

此刻陈思雨走了,他却像个废人一样躺在病**动弹不得,一航愤怒之余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将手中揉成一团的信纸发狠的丢出去。

陈思雨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也仅仅是在自己回国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吧,毕业后的她雄心壮志的准备找一个与专业相关的她又喜欢的工作,可是四处碰壁后就开始变的有些急躁了,慢慢的就开始与他若即若离,甚至避而不见了。当他忙于工作之暇终于觉察出陈思雨的异常时,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联系自己了,以前的她爱黏着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

可是等他准备要一切,准备要向她提出结婚的时候,已经晚了,来不及了。

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之间就结束了,维持了十八年的情谊结束了。结束的这样莫名,结束的这样仓促。

如果连从小一起长大的陈思雨都不能相信了,那么世上还有哪个女人是值得相信的?

可是他现在就是个废物,甚至不能追上去问一个理由,一航除了挠心的愤怒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他恨自己此刻的无能为力。

沉沉的闭上眼,一航瞬间变的消极至极。

第二天一到早,悦悦跟着楼雪刚到医院,医生就一脸凝重的告知他们,一航一直很消极,也不配合医生治疗。这种情况是很危险很不健康的,照这样下去,就算他们再努力,也保不住一航的双腿。

悦悦听了心中一惊,心知肚明一航肯定是看到陈思雨的那封分手信了,可是想不到像他这么强势冷酷的人居然也会脆弱到这么不堪一击的时候。

“这可怎么是好?”楼雪听了顿时担忧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妈妈,让我试试去劝劝他吧?”悦悦小声的说道。

楼雪一愣,看着悦悦的目光困惑中带着严肃,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那好吧,悦悦你好好劝劝一航。”

“嗯。”悦悦胡乱的点头,思绪早就随着医生的那一句病人很消极不配合治疗的话拉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