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骂醒他

... 骂醒他

悦悦穿上防细菌服戴上口罩就进入了重症监护室,里面挂着厚重的帘子,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病房里摆放着许多精密复杂的仪器,白瘆瘆一片,楚一航就躺在仪器中央的那张病**,闭着眼似乎睡着了,脸色憔悴不堪。

悦悦的心揪着,小心翼翼的靠近病床,她甚至不敢自如的呼吸,怕吵醒了楚一航,导致他醒来情绪失控,发怒发狂。

就这样,心中思绪复杂,目光就这么无意识的呆呆望着熟睡中的楚一航的脸,满是憔悴落拓之色的他早就失去了平时的俊美和强势。

“不要用那种该死的眼神看我。”原本紧闭双眼的楚一航突然睁开双眼,带着怒火的眼神凌厉万分。

悦悦没料到楚一航会突然睁开眼来,面对那种犀利的眼神,心中一阵发慌,本来就没有组织好劝慰言语的她顿时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愣愣的站着无语。

楚一航冷眼扫过呆若木鸡的悦悦,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恶劣,语气变的冰冷阴沉,“你来干什么?”

仿佛劈头盖脸的甩过来一盆冰水,刺得悦悦差点站不住脚,只能低着头瓮声瓮气道,“医生说你不肯配合治疗,所以我……”

还未等悦悦说完,楚一航就冷声夹枪带棍道,“所以你想来劝劝我?”薄唇绽出一抹讥讽的弧度,他将悦悦未完的话说出口。

悦悦看着楚一航,傻傻的点头,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滚!”楚一航别过脸去不再看悦悦的脸,无法发泄的怒火全都倾注在这个字里咬牙切齿的溢出口

真是好笑,今时今日他楚一航,堂堂天宇集团的总经理竟然要一个什么都没有需要寄人篱下才能活下去的丑小鸭来同情,真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笑不出来,突如的噩运以及眼下的境遇让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

在他最需要安慰和关怀的时候,出现的人不是他的爸爸,不是思雨,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却是这个被他看不起,跟他没有关系的拖油瓶楚悦悦?

带着怒火和恨意的逐客令让悦悦忍不住瑟缩一下,要是平时,恐怕她早就吓得夺门而逃了。

可是今天,她不能逃,也不能生气。因为,真的没必要跟一个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病人生气,那根本没有意义。

医生说了,楚一航现在情况很危险,双腿伤口感染,双腿很可能就保不住,严重的还会危及生命,再加上他不肯配合治疗,形势就更加的严峻了。

想到这,悦悦腰板挺的笔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抬眸直视楚一航冷沉的眸子,大声道,“有这个精力骂我,为什么不用到配合治疗上面……”

“你这是在教训我?”楚一航没等悦悦说完就冷哼打断。

“楚一航,你到底要自暴自弃到什么时候?”悦悦这个时候脑子一热,就豁出去了,也不管什么后果了,用盖过楚一航声音的大音量吼道,“不就是失恋吗?这个世界上有谁没有失恋过,受伤过,你出去问问,随便哪个医生,他们没有失恋过吗?他们有要死要活吗?他们不都是活的好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