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醉酒的夜里他闯进她的房间

醉酒的夜里,他闯进她的房间

悦悦被楚一航赶出病房,之后她跟妈妈楼雪就再也没有见到楚一航,不过每次到医院都听医生说楚一航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恢复的很不错。

因为引进英国的一种新药,对骨骼生长愈合都以神奇的疗效,所以楚一航最终免去了截肢的命运。

悦悦踏踏实实的迎接高考,每天学习任务繁重,也无暇顾及其他。没有了楚一航的打扰,接下来两个多月她的认真学习,过的很充实。

不过令悦悦奇怪的是,这两个月她几乎见不到楚爸爸,听妈妈说似乎公司出了些事情,所以楚爸爸会变的忙一些。

炎热窒闷的六月来临,悦悦也迎来了她人生的第一个考验。

高考是令人激动的,也是最令人紧张的,不过对于学习成绩一直优异的悦悦来说,高考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就以平常心对待,保持平时模拟考试的水准就行了。

果然,成绩出来悦悦毫无悬念的成为了h市文科状元,不过出乎大家意外的是悦悦并未报选那些令所有考生神往的明星学校,而是选择了本市郊区的一所重点大学,其因是该所大学提供了悦悦所需的高额奖学金,以及四年学杂费全免。

悦悦已经成年了,她不想再倚靠楚卫民活下去,她想独立。可是真正的独立只有在经济上独立了,生活上才能独立。

所以,悦悦选择了这样一条对她而言不算是最好的路来走。

七月中旬,悦悦就接到了学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令她惊讶的是,当晚楚一航出院回家了,而且是站着走进家门的,就那样高傲的、旁若无人的从悦悦惊讶的眼中走回他的房间。

经历了三个多月的休养,楚一航的双腿虽然加了钢钉,但是还是顽强的站起来了,只要不超重附和,自如行走完全是不成问题的。

这一次,楚一航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刁难她,而是选择了无视。不过这就挺让悦悦高兴的了,只要楚一航不找她麻烦,比什么都好。

反正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离开楚家了,悦悦心情很好,所以楚一航的冷漠和无视她都能忍受。

楚一航出院以后重新接手公司的事,令悦悦觉得奇怪的是,楚卫民又提出要带着楼雪出国了。

两个大人走了,家里只剩下楚一航和悦悦井水不犯河水的过着日子。

这天悦悦的好朋友白琴拉着她出去吃饭,原因是白琴被她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了,请客吃饭以示庆祝。

两个好朋友凑在一起高兴,又因为马上要分离感伤,所以已经成年的她们喝了些酒精饮料,不想白琴喝醉了。

悦悦没办法,打了电话让白琴的家里人来接她,又跟醉言醉语的白琴说了半天才坐车回家。

大概是喝了酒,悦悦的晕乎乎的,肚子也很不舒服,在炎热的夏天竟然不停的出冷汗。

实在难受,悦悦让佣人泡了被牛奶,喝完就裹着被子睡觉了。

睡梦中,悦悦总觉得浑身酸软,尤其是小腹那块,坠胀疼痛,所以整个人卷缩着,无意中翻滚掉下床也无力爬起来,只放任自己在疼痛中煎熬。

睡的晕晕沉沉,悦悦感觉好像有人在抱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一看——

喝,居然是楚一航。

睡意全消,悦悦顿时瞪大一双迷蒙水眸,紧张道,“一航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