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女人就是麻烦

女人就是麻烦

晚上十一点多,楚一航应酬客户回家,虽然喝了一些酒,但是以他的酒量根本没有醉意,回到家经过悦悦的房间时竟然发现她的房门开着,房间里开着一盏光线幽暗的灯。

心中觉得奇怪,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他侧头朝着门内望去——

悦悦小小的身子卷缩着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的心没来由的一紧,双脚已经管不住先跑进房间去了。

“喂,喂,你怎么了?”一航弯腰长臂一捞,就将悦悦从地上抱上床,粗鲁的拍着她的脸,语气不太好,但也难以掩饰其中的着急。

“嗯……”悦悦脸色煞白,神色痛苦的捂着小腹,缓缓睁开眼睛,发出难受的呓语。

当她看清是一航时,吓的顿时坐起来,娇怯的张大眼睛,“一航哥……你回来啦?”妈妈和楚爸爸不在家,这个家里除了佣人就只剩下他们俩了。

一航皱眉,松开悦悦,这个时候他也没空怒斥悦悦不顾他的抗拒嫌恶又开口叫他哥的事情,只冷冷开口,“你怎么回事?有床不睡睡地板。”

悦悦这才意识到刚刚她昏倒在地上了,小腹传来一阵阵隐痛,她感觉有温热的**从某处流出来了。心里一怔,完了,难怪觉得浑身不舒服呢,原来是大姨妈来了,她还以为是运动过量导致低血糖呢。

可是她记得家里的卫生棉好像在上个月的时候全部用完了,家附近的超市不知道还在不在营业。关键是一航还在她的房间,她又不能马上冲出去,难道这种羞于启齿的事情也要对他坦白吗?

悦悦已经感觉到经血浸湿睡裤,染到床单了,她神经质的拉起被子将自己盖住。

一航见她不说话,原本准备转身离开了,见她举动古怪,不由停下脚步转头,“怎么了?”

悦悦支支吾吾道,“我……我想,那个……”

一航伸手开了灯,黑眸望着悦悦酡红的脸,皱眉不耐烦道,“直接说重点。”他以为在公司开会呢,还直接说重点。

悦悦一咬牙,嗫嚅道,“我……我要出门一趟。”大姨妈这个重点她实在没勇气当场总结重点给他听。

“做什么?”

“我的……那个来了……”悦悦脸色更加红了,说的非常含蓄。

一航烦躁的撸了一下头发,“哪个?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悦悦望着一航那张俊美到人神共愤的脸,咬牙切齿道,“月 经。”

一航怔了一下,脸上闪过古怪之色,皱眉看着悦悦,语气有些差道,“你是女人,难道不知道要在家里备着吗?你确定你现在方便出去?”

悦悦觉得好狼狈,好尴尬,为什么要在楚一航面前这么丢脸,可是楚一航说的对,估计她却是没办法出去了,因为大姨妈都已经弄到睡裤上了。苦着脸问,“那怎么办?”

“女人真是麻烦,等着。”说着,一航就出了房间,悦悦忐忑的缩在被子里等着,她不知道一航给她想什么办法去了,现在她除了等着也做不了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