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染血的床单

染血的床单

东西。

身后俩女的窃窃私语,对着他指指点点,他回头,俊脸冷硬,那俩女孩子忙低下头挑选自己的东西。楚一航皱眉,转回了头,视线落在了手上拿着的东西上,那是一个避孕套。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将避孕套丢在货架上,转身走到进出口通道处拿了一个购物篮,然后在食品区上随意拿了些吃的,又走到日用品区随手拿了些日用品,最后走到卫生巾专卖区,一狠心,一咬牙,胡乱拿了几包丢在购物篮里,向着出口走去。

一航俊脸冷硬,身体站的笔直,站在出口处结账,那营业员一样样帮他结账,最后指着那几包卫生巾,“先生,这些东西你确定要吗?”

楚一航镇定自若,目视前方,冷冷道,“有问题吗?”

“哦,没有,没有。”营业员看楚一航戴的墨镜闪着冷光,心中一抖,不敢再多问速度结账,帮着楚一航把东西分类装好,楚一航拎着两袋东西离开。

悦悦躺在**终于等到楚一航回来了,简直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楚一航绷着脸进来把两大袋东西一股脑仍在悦悦**,悦悦不敢相信,他是去帮自己买卫生巾了吗?

天!

她都替他难为情,他怎么能……实在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去买的?虽然感动,虽然惊讶,不过顾不得感谢他,顾不得难为情,急忙打开袋子掏出一包来,原本感动的眼神立即变成惊讶,“咦,怎么是婴儿用的尿不湿?”

“还不都一样!”楚一航脸色铁青,没好气的吼道。

悦悦看楚一航那脸色,不敢再多问,继续往外掏着,一连掏出三包尿不湿后终于掏出一包卫生巾来,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道,“有了,这个买对了。”

悦悦说完要下床去洗手间的时候,突然又犹豫起来,楚一航看着悦悦问,“又怎么了?”

“你先出去……”

楚一航皱眉,他想到刚刚悦悦晕倒在地,大概是肚子痛的没力气,“你真麻烦。”说着弯腰一把抱起悦悦,悦悦低呼一声,想要挣扎已经晚了,洁白的床单上的红色,赫然映入眼帘,悦悦恨不能找个洞钻起来,脸红了个彻底。

双手揪着楚一航的衣服,期期艾艾道,“怎,怎么办?”这种突**形完全是状况外,她也是第一次遇上,一下子紧张慌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一航的俊脸再一次闪过古怪之色,“我来处理。”说完,抱着悦悦走进房间内设的卫生间,将她放下后离开,悦悦红着脸在里面捣鼓。

弄好以后,悦悦用冷水拍了一下涨红的脸,冷静一下才鼓起用去走出来,看到楚一航正在门口等她,悦悦红着脸头也不敢抬,也不敢去看楚一航的脸。

回到**,悦悦发现床单已经换上干净的了,低着头细若蚊声的问,“原来的床单呢?”

“扔了。”楚一航干脆简洁说道。

“哦。”悦悦嗫嚅,再也不敢多问一句,今晚所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已经超出她的这辈子的想象了。

可是更加超出悦悦想象的是,楚一航并没有把那条沾染经血的床单扔掉,而是回房后洗干净了铺在了自己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