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

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

这件尴尬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事后谁也没有提起,悦悦和一航之间依旧保持那种互不干涉的关系,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可是各过各的,谁也不干涉谁。

周六上午,楚一航没去公司,也没出去应酬,虽然他的双腿恢复的不错,还是体内还有钢钉,所以不适宜太过疲劳或是长时间站立。

喝着咖啡,翻看着报纸,楚一航享受着难得的悠闲假日。

看完一整个版面的财经讯息,楚一航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这是管家吴伯进来通知说是堂少爷来了。

楚一航应了声说知道了,心里却在嘀咕,楚以臣这个时候来家里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楚以臣是楚一航叔叔的儿子,今年还在读大三,每年暑假的时候都会进公司学习企业管理的经验。

楚一航想着,便走到窗口,透过窗户玻璃眺望大门口,看着以臣那辆白色的奥迪缓缓驶进大门朝车库开去。

楚一航回到办公桌前拨了一通电话回公司,得知原来以臣实习的那个部门有一个重要项目里面有几项关键的协议有些问题,所以部门经理让以臣来家里征询他的意见。

眼见不是出什么重大纰漏,楚一航也就不着急,回到电脑面前继续着自己的事情,反正一会儿管家会带以臣来书房的。

可谁知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等到以臣来书房,楚一航眉心微拧,起身走出来了书房。

以臣这下子,办事真不牢靠,刚刚部门经理说了这件事挺急的,他居然能在楚家迷路,都半个小时了还找不到他的书房。

楚一航缓步走下楼梯,刚走下几个台阶,就听到客厅传来欢快的笑声。

楚一航一愣,没想到这一向说话瓮声瓮气的小拖油瓶居然也会有这么明快大笑的时候,那笑声听的让人心情愉悦,这应该就是把以臣迷的晕头转向忘了正事的原因吧?

“哎,我说悦悦,以你的成绩上北大也不是什么问题啊,你怎么选了本市的大学?”以臣爽朗的声音透着为悦悦感到惋惜的意味。

“也不是人人都向往北大嘛。”悦悦淑女的抿嘴一笑,她并不想告诉任何人她是为了丰厚的奖学金而放弃北大的。

“你牛!”悦悦的话听在以臣耳朵里是一种对她自己极度自信的骄傲,于是竖起了拇指赞道。

“不说学校的事了,以臣哥,你今天来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看着忘乎所以的以臣,悦悦好心的提醒,而且也不想以臣一直围绕她择校的事情上了。

“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我还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一航呢。”楚以臣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顿时一拍手掌,飞扬带电的桃花眼闪过一丝恍悟后的着急,“那个,悦悦,先不聊了,我去找一航。”

“好。”悦悦微笑的挥挥手,以示作别。

楚一航听到以臣要上楼来了,竟然有一丝心虚自己站在那里偷听,于是快速上楼,回到自己书房若无其事的坐下。

没多久,就听见以臣敲门的声音。

处理好公事,等以臣离开,楚一航就独自驾车去了医院做例行检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脑中总是浮现刚刚悦悦跟以臣聊天的内容,以及悦悦对着以臣巧笑嫣然的表情。

越想心里越是闷闷的,总觉得不舒服,悦悦对他和以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那个唯唯诺诺,胆小怯懦的丑小鸭居然也会这样开怀大笑,她是什么时候蜕变成美丽的白天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