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深夜强占1

... 深夜强占1

回家后楚一航并没有看到悦悦下楼吃晚饭,心里明白悦悦是因为不想看见他才不下楼吃晚饭的,心情更是郁卒,不由的打开卧房的藏酒柜,闷闷不乐的喝起酒来。

半山的豪宅在星空下缀着迷离的灯光,这是天宇集团楚家名下的产业,此时整个楚家豪宅只剩下楚一航和楚悦悦住在里面,外加上几个佣人。

风透过开着的窗户呼呼的吹,黑暗的房间里男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行走间踢倒了好几个酒瓶,发出“乓乓乓”的嘈杂声。

“砰”一声巨响,正坐在粉色梦话公主**低首看书的悦悦被巨响一惊,迅速抬起头来,看见楚一航目光凶狠露骨的走向自己。

看他走路不稳的样子,以及浑身上下散发的浓烈的酒气,悦悦心中一个咯噔,慌忙手脚并用的翻下床,局促的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凌乱的睡衣,磕磕巴巴道,“一航哥……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虽然寄养在楚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悦悦还是很乖巧的喊楚一航一声哥。

“闭嘴,谁准你这么叫的?”一航听到这一声讽刺的哥,心中的怒火更炽,一把用力钳住悦悦的手腕怒斥。

浓烈的酒气兜头兜脸的喷了悦悦一脸,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别过脸去,心里告诉自己要忍耐,真的没必要跟一个喝醉酒的人一般见识。

悦悦一闪而逝的嫌恶更加刺激了一航的神经,让郁闷了一天的他心情更加狂躁,冷英俊美的脸上闪过一阵狠劲,用力拉近两人的距离,对着悦悦近在咫尺的纯美脸庞,恶狠狠中

不乏酸意,“怎么,对着我就这一副死人脸孔,对着以臣那小子就笑的跟花痴一样?”

悦悦的小脸一阵白一阵红,用力想挣脱一航的桎梏却挣脱不开,一向好脾气的她也忍不住腾升起怒气,“你就非得喜欢污蔑别人才高兴是不是?是,我就是喜欢对着以臣笑,因为以臣比你温柔,比你绅士,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呲,呲——”布料撕裂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尤为清晰。

“啊……你,你干什么?一航哥,你别激动,我求求你快放手!”悦悦努力的掰开一航撕自己睡衣的手,一边哭着一边哀求。是她错了行不行?她不该深更半夜跟一个喝醉了酒的人理论,可是眼下的情况不是要强的时候。

“求我?”一航半睁着迷醉的双眸,俊脸一片残酷的冷酷,修长的手指划过悦悦被撕掉睡衣的纯洁娇躯,那种柔腻滑嫩的触感令他有一瞬间的出神,迷醉。

“是,是……我求你。”只着浅粉色蕾丝内衣裤的悦悦吓的浑身颤抖,惊吓中的她已经不知道该伸手推开楚一航还是该挡住自己春光外泄的身体了,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心中冒起的害怕让她绝望。

“晚了!”一航深邃锐利的眼眸死死盯着悦悦呼之欲出的傲然雪白,眼中一片清明和灼热,完全没有一个喝醉酒的人该有的醉态。

此刻他就像一只极具攻击性的野豹子,带着盎然的兴味盯着身下惊慌无助的猎物,一手握着悦悦的腰,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轻轻一拉,悦悦就像待宰的小绵羊一样被他带进结实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