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失去幸福的资格

失去幸福的资格

就在好几天之前,一航还表现的像一个家人的样子,替处在生理期肚子痛的她去买卫生棉和止痛药。那个时候,她的经血沾染了床单,一航明明尴尬还装作镇定的替她处理那条带血的床单……

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努力的吸着空气不顺畅的鼻子,悦悦发狂的拽掉床单,把它揉成一团,装进一个很大的黑色垃圾袋里。

从今夜开始,只要是跟一航有牵扯记忆的一切东西,她都会把它们一一埋葬掉,一个不留。

今夜的事情,就当作是一场噩梦,像小时候一航的每一次恶作剧一样,一觉醒来就通通抛在脑后。

可是越是想要忘记,那种强烈的痛楚和屈辱的记忆越是如鬼魅般缠绕着悦悦,一晚上都睁着茫然的大眼,一夜无眠。脑子里一旦不受控制的想起一航对她所做的事情她就匆匆跑进洗浴室冲刷自己的身体,只有一遍一遍的洗,才会把肮脏的身体洗干净。

悦悦真的是吓傻了,又觉得倍感屈辱,她虽然怕这个冷冰冰男人,可是在她心里他就兄长或是朋友一样的存在,就在一个礼拜前她还因为楚一航帮她买卫生棉而感激窝心不已。正当她以为他们俩也可以好好相处时却被喝醉酒的他强暴了,这一点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她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以为小时候那个天天欺负她,喜欢恶整她的小恶魔真的有一天会把她当做这个家庭的一员的。

可是那个在她房间里放蛇,那个剪她衣服害她出丑,那个破坏她作业丢掉她书包,那个推她下楼害她摔断手的大少爷跟她一点血缘都有没有,从头到尾都是那么毫不保留的表现着他的排斥和嫌恶的男人,又怎么会接受她当一家人呢?

他体内的恶魔特制,即便在英国熏陶了十二年,也没有把他变成一个温柔体贴的绅士。

床单换了,被子换了,可是依旧抹不去那股恶心的感觉,悦悦裹着一条新拆封的空调被卷缩在小小的单人沙发里,想着要忘掉今晚的事,想着以后要怎么办,可是越想越没有头绪,精神也越差,人渐渐到了奔溃边缘。

她才十八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可是好像在一夜之间又什么都结束了。失去了那层膜,意味着她再也不能像其他花季少女一样,单纯的去恋爱,她甚至连爱情都不敢憧憬,也失去了幸福的资格。

她的身体,是被恶魔侵蚀浸染过的,再也不干净了,再也……不配拥有幸福了。

黑暗中,睁大一双惊恐的眼睛,其实自从楚一航从英国留学回来之后,她一直都很小心,不去招惹那个恶魔的。

可是总有疏漏的时候,尤其在楚爸爸放下公司出国旅游之后,家里只剩她和楚一航两个人,加一屋子的佣人,她就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刀俎了。

但是她从没想到,楚一航会恶劣变态到这个地步,居然会喝醉了酒跑到房间强X她,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因为,她对楚一航恶劣的印象还停留在十二年前的那些恶作剧上,顶多就是吓吓她,虽然惊恐但也无伤大雅。

甚至,因为前些天他跑出去帮她买卫生巾的时候,她的心里还升起了小小的期待,期待着她跟楚一航两个人能有和平共处的一天。

可是,一切都是她妄想,是她太天真,太愚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