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月信迟了

月信迟了

悦悦其实早就应该有警戒和觉悟的,自从楚爸爸交出公司出国旅游之后,她就一直很忐忑,也很小心的不与楚一航接触,以免起正面冲突。

几个月前的那一晚为了避开楚一航很晚回到家,可还是不可避免被他强吻,而且那天他根本没有喝酒,却表现的像一只发 情的野兽,而她真的是太疏忽了,没有引此为戒,所以才导致了昨晚的无法挽回的悲剧发生。

是她的悲剧,亦是他的暴行。

悦悦从这日起变的像惊弓之鸟,只要远远的看到有楚一航的身影出现的地方,她就会像受惊的小鸟,躲得无影无踪。

浑浑噩噩之中,那晚恐怖的梦靥过去已经一个多月了。转眼到了八月下旬,这几日沉浸在马上可以离开楚家的喜悦中的悦悦觉得身体很不舒服,浑身无力,整天昏天黑地的睡还是觉得累,老是畏冷,吃东西也没什么胃口,一见到油腻的东西就觉得恶心反胃。

开学前的一次同学聚会,悦悦本来因为身体不适并不想参加,可是禁不住白琴的软磨硬泡还是举双手妥协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悦悦被劝酒,盛情难却之下不免喝了两小杯红酒。酒精下肚,让不胜酒力的悦悦染红双颊,脑袋晕晕沉沉身体也觉得更加难受了。

午饭吃完,大家又吵着去对面街的KTV唱歌,就当最后的狂欢。

悦悦觉得胸口闷闷的,很想吐却又吐不出来,此时她已经虚软到无力拒绝同学拖她去唱歌的建议了。

到了KTV,悦悦坐在大堂的沙发等着,白琴终于觉察出她的不对劲了,便关切的问道,“悦悦,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悦悦难受的皱眉,一只手按住胸口,低喃道,“嗯,我好难受,好想吐。”

“你刚刚喝酒了吧?没事,我带你去厕所,吐完就好了。”白琴扶着悦悦去厕所,她只当悦悦喝高了想吐。

“好……”悦悦起身,跟着白琴一起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本来坐着缩成一团还能强忍着恶心和不适,可是悦悦站起身一走,轻微的颠簸摇晃让她胸腔中的恶心感更甚,还未走到洗手间,悦悦就觉得要吐出来了,于是加快步伐冲进卫生间狂吐。

“呕,呕……”悦悦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喉咙火辣辣的痛,可是实质又吐不出些什么东西来。因为身体不舒服,中午除了喝了两小杯红酒就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没事吧,悦悦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白琴担忧的递上纸巾,一边轻轻拍着悦悦的后背给她顺气。

悦悦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无力的挥挥手,吐出一些苦水以后似乎好了些,胸口也不像刚刚那么闷了。

“好点了吗?”白琴见悦悦吐完了,就扶着她到洗手池旁洗手。

“嗯。”悦悦轻轻点头。

两人洗完手正准备出洗手间,忽然白琴转过头嘻嘻一笑,“既然来了厕所,好歹也方便一下,要不然待会儿我怕姨妈会侧漏。”

悦悦站着,忽然脸色变的很难看,她记得上个月是月初来例假的,可是眼下都快八月二十三号了例假还没来,已经足足迟了半个月了。

她是不是?

不,不会的。

悦悦惶恐的瞠大无神的双眸,立即否决了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