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能要这个孩子

... 不能要这个孩子

悦悦也不答话,只低着头哭泣,哭的肩膀一抖一抖,虽然没有哭出声音来,可是哭的鼻子塞住了,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悦悦,这个孩子你不能要。你还年轻,还要上大学,你还要美好的未来,不能因为这孩子给毁了。未婚先孕,光是周围人的眼光,世俗的眼光就会令人难以忍受,以后你要怎么在这个社会立足,人家一口唾沫星子就能把你淹了……”以臣不知道悦悦对孩子的态度是什么,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于是动之以情准备说服她把孩子拿掉。

“别说了……”悦悦越听脸色越白,大口的呼吸着,“以臣哥,你带我去医院吧,我不要这个孩子,不要!”

“决定好了?”以臣冷静的看着情绪失控的悦悦。

“嗯。”悦悦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重重的点头,“还有,今天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保密,绝不能让除了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好吗?”

“知道了。”以臣说完,便发动汽车朝着医院开去。

以臣带着悦悦到了妇科医院,帮悦悦用假名陆云挂了号,两人安静在医院的妇产科的走廊座椅上等待。

终于听到护士叫到陆云的号,以臣推了推无动于衷的悦悦,示意她跟着护士进去。

悦悦躺在冰冷的手术**,手不受控制的紧紧攥着,她最终拒绝了用麻药,不是因为她不怕痛,而是想要记住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一辈子都记得,是楚一航赐给她的。

冰冷的器械,将她的骨肉一点一点的从她的身体里剥离出来,身体痛的蜷缩抽搐,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同住

。她的指甲刺破了自己的掌心,她的牙齿狠狠的咬下唇,用力的咬出血来,当血腥味充斥口腔的时候,心也跟着一起鲜血淋漓。

手术过程中,悦悦几乎以为自己会昏过去,可是她的大脑意识却保持着无情清醒的状态。她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强行抽离出身体,被医生丢进了垃圾桶。疼痛慢慢减轻,可是难受的无法动弹,眼泪泛滥成灾。

悦悦缓了很久,才在护士的帮助下勉强坐了起来,护士不解的问道,“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无痛的不是好一些么?”

悦悦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用尽了她全身仅存的力量,“不,我就是要记住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记住……以后不再犯错。”

刚穿好衣服,以臣就冲了进来,忧心着急道,“你怎么这样傻?”他已经从医生口中得知,悦悦拒绝使用麻醉的事了。

悦悦虚弱的下了手术床,看向他,想要站稳,可是眼前一黑,身体软软的倒下去,落入一具结实而温暖的怀抱……

“醒了?”以臣见悦悦睁开眼忙站起身凑上前,刚刚悦悦从手术台上下来晕倒的那一霎那真的是吓坏他了。

悦悦木然的张开眼,雪白的墙,冰冷的床,还是医院。视线从模糊逐渐变的清晰起来,她瞪着雪白的墙,手慢慢地移到自己的肚子上。

这里空了,已经不那么疼了……可谁又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的心里会觉得那么痛?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滚落,怎么都止不住,她使劲咬了咬唇,想甩掉这种无用的悲伤,可是心里酸涨的感觉却越溢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