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爽她跟别的男人亲昵

不爽她跟别的男人亲昵

一航坐在漆黑的客厅等着,烟抽了一根又一根,今天下去他去锦安大厦附近办事的时候看见悦悦跟以臣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深情拥抱,紧接着悦悦就上了以臣的车离开了。

接下来一整天,他做什么事情都变的心不在焉的,脑子不断的浮现下午看到的悦悦跟以臣亲昵的牵着手上车的影象。

扔下烟头,一航狠狠的踩灭,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什么时候起,他的目光会开始追随着这个丫头的身影,像被胶住了一般怎么也移不开半分。

这么晚了,她跟着以臣那小子去哪了还不回来?果然是那个狐狸精生的女儿,一样的水性杨花,无所不用其极的勾引男人。

偌大的客厅里烟雾缭绕,充斥着烟草的味道,他想起今天下午看到悦悦跟以臣之间的熟稔和亲密,莫名的让他不爽。那一天周日下午也是这样,暑假在公司实习的以臣来家里找他谈公事时遇到悦悦时两人亲密无间的谈笑风生,偶尔身体亲密接触的一幕深深的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烦躁郁闷之余喝了不少酒,然后对悦悦做出那件禽兽不如的事情。

本来他在酒醉后冲动下对悦悦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很是惭愧,可是看到那个对自己避如蛇蝎的女人居然对着别的男人投怀送抱,那样亲昵的赖在以臣的怀里他就莫名的嫉妒,嫉妒的发狂,当时他就想停下车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分开那对不知廉耻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狗男女,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可是忍下去的结果是,这一整天他都非常的不爽,原本按计划要完成的事情一件都没完成。

大门外忽然亮起了一束光,由远及近,一阵汽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航知道肯定是以臣送悦悦回来了,快速扔掉吸了一半的烟,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一声不吭的坐在沙发上。

悦悦不想以臣开车进门吵到大家,于是就在大门外下车了,八月底的夏日夜晚并不冷,可是悦悦却冷的瑟瑟发抖,现在她只要一想到要回到这个家跟楚一航共处一室就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气。

“悦悦,你真的没事?”以臣担忧的看着脸色白的跟鬼一样,虚弱不堪的悦悦,刚刚陪着她一直在医院打点滴,失去孩子的她在下手术台的时候晕过去的时候是他这辈子体验过的最恐怖的事情。

悦悦强颜一笑,轻轻摇摇头,“这几天我会在家好好休养的,以臣哥,很晚了,你快回去吧,婶婶已经打了你好几通电话了吧。”

以臣没承认也没否认,刚刚手机一直响悦悦也听到了,他不想说那些虚伪的话来安慰悦悦,“人家说小产等于是做小月子,这几天你让厨房的佣人给你炖些滋补的汤好好补补,还有别哭了,流眼泪对眼睛不好。要是……”迟疑了一下,以臣继续道,“要是一航在对你不规矩你就打我手机,记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赶过来救你的,千万别委屈自己,也不要忍气吞声,你并不欠他什么。相反,是一航那家伙欠了你一条命。”

以臣不放心的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悦悦只听着,不住的点头,“以臣哥,你放心,我会的。”

“那行,快进去吧,我看你似乎挺冷的样子。”以臣说完上了车,朝着看着的车窗外挥了挥手就启动车子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