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承受他的怒气1

... 承受他的怒气1

夜色浓稠如墨,悦悦静静的站着,一直到以臣车子尾灯发出的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夜幕中,她才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楚家整栋三层楼别墅静悄悄的,与夜色融为一体,悦悦看着漆黑一片的客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这意味着她遇上楚一航的几率小了很多。

可是才一进玄关处的门,一股浓烈的烟草味道猛的窜入鼻尖,悦悦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有种恐惧几乎要脱口尖叫而出。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悦悦很清晰的看到沙发位置的地方有一个忽明忽暗的红点,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这满屋子烟味的源头。

悦悦可以很强烈的感觉到,楚一航就坐在哪里,那强大到不容忽视的气场令她害怕到瑟瑟发抖。

楚一航的烟本来已经在听到汽车声后就熄掉了,可是等了许久都没见悦悦进屋,想着悦悦肯定在门口小鸟依人的倚在以臣怀里,两人在那儿没完没了的依依惜别,他就烦躁的又点上一根烟,可也就这么点着,他没吸一口。

“啪嗒”一声,楚一航等的不耐烦,起身开了客厅的开关,顿时一屋子霎亮,悦悦的心猛地一突,她有种拔腿往屋外逃跑的冲动。

可是双腿偏偏像被定在了地上,移动不了分毫,只能惊恐的睁大眼,眼看着楚一航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近。

悦悦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脑中又浮现刚刚躺在手术台上那种冰冷而刻骨的疼痛,吓的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一直推

到墙壁上,再也无路可退了才停下。

楚一航双手插手口,身材高大的他冷冷睥睨着因害怕而惨白着一张脸的悦悦,“这么怕我?这么不想看到我?”

悦悦死死咬唇,只低着头不说话,实际上她现在也没有力气说话,没有精力跟楚一航抗争了。

“今天去哪了?”楚一航见悦悦不说话,深吸一口气,再重重吐出,想要将心中的郁结愤怒之气吐出来,同时也努力的控制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

“去……去了同学聚会。”悦悦不知道楚一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怕自己沉默的抵抗会触怒他,于是小心斟酌着字句回答。

“是吗?”楚一航语气淡淡的应了声,他的耐心已经到了奔溃边缘了。他又点火重新燃起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一口,由于吸的太猛,剧烈的呛咳起来。

撒谎,这个女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面不改色的撒谎,把他当白痴一样耍。他明明看到她跟以臣那小子亲昵的牵着手一起在逛街,还深情相拥在一起,可她居然骗自己说是跟同学在聚餐。

“你,你没事吧。”悦悦捉摸不透楚一航想干什么,看到他咳得脸色涨成酱紫色,便犹豫的迟疑出声。

意识到对悦悦的在意程度,以及悦悦对他欺骗的楚一航心中愤怒不已,上前一步紧紧的钳住她的手腕,看着她不断挣扎后退,一航恼怒讽刺道,“怎么了?对我避之蛇蚁,对着以臣就投怀送抱,在我面前装什么圣洁。”他终于没忍住,还是拆穿了她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