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承受他的怒气2

... 承受他的怒气2

楚一航侮辱性的言语刺得悦悦心中一痛,眼中温热的**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而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空了的小腹是那样的痛,甚至有一股**从身体的某处在缓缓流出。

楚一航看见悦悦的眼泪,心中更加烦躁,语气很差的吼道,“哭什么?”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的,就在今天早上出门之前他还在想,以后要跟这丫头好好相处,过两天她生日给她弄个派对热闹热闹的。可是两人一见面,就又争锋相对了,只要每一次见她跟以臣亲密谈笑他就会无端心情郁卒愤怒,想要发泄。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害得我这个样子还不够吗?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做楚家的大小姐,更没有资格住在这个家里,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只要再等几天,我就彻底的离开这个家,滚出你的视线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毁了我一辈子,你还想怎么样?”悦悦积蓄了一个多月的惶恐和不安,白天的打击,医院痛彻心扉的记忆,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不堪重负,终于一股脑的全部爆发出来。

楚一航静静的听着,心中一怔,原来他这么恶劣,悦悦竟然对他有这么多意见。这么多年,他因为恨悦悦的母亲气死了他的妈妈所以不断的捉弄悦悦,因为这个没少挨爸爸的训斥,他总以为是他们母女欠他的,是他们对不住自己,可没想到这臭丫头也对他诸多怨言。

悦悦不顾一切的将心中的怨言,愤怒,委屈全部吐露出来,当喊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几乎要虚脱,两腿直打哆嗦,站都站不住了。

此刻她真的很累

很累,根本不想站在这里跟楚一航大呼小叫浪费力气,她只想赶快回房间躺着,好好睡一觉。

楚一航也注意到悦悦没有血色的小脸,以及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伸出大掌适时的扶住了悦悦。

“你放开我。”悦悦脸上闪过嫌恶和惊惧,气息不稳的低吼。

“闭嘴!”一航不容分说的拦腰抱起悦悦朝楼上她的房间走去。

“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悦悦一惊,那些缠着她一个月的阴影又如潮水般涌来,她尖叫着,双手乱舞双脚乱蹬,试图从楚一航怀里挣扎出来。

“你再乱动,我把你从楼上丢下去。”楚一航被悦悦弄的耐心和冷静全部,喘着气愤怒的威胁。

悦悦一颤,再也不敢乱动,任由楚一航一路抱着将她送回房间。

当她被丢进柔软的公主床,身体与柔软的床铺接触的那一瞬间,双眼惊恐的瞪大,她看到了楚一航也随之俯身而下的庞大的身躯。

恐惧和愤怒超过负荷,悦悦拳打脚踢,尖叫出声,“滚开,滚开,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楚一航欺身而下,将全部的重量都压在悦悦柔软颤动的身躯上,他本来没想对她怎么样,可是悦悦言辞激烈,语气嫌恶的让他滚开的举动彻底的惹恼了他。

她让他滚,他就偏偏不滚。

心里酝酿着一股怒气,脑海中又闪过悦悦巧笑嫣然的偎依在以臣怀里的情景,为什么她对着以臣就笑的那么开心,对着自己就避之不及,难道他就不及以臣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