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承受他的怒气3

承受他的怒气3

楚一航心里这样想着,耳边不断回荡着悦悦的厉声尖叫,脑中甚至没有多想,就低头狠狠吻住悦悦喋喋不休的嘴,把她的尖叫和抗拒悉数吞进肚子。

唇与唇的接触,辗转,令悦悦惊恐不已,闭上眼睛,那可怕的一幕如潮水般涌来,要将她溺毙。

“唔,不,放……唔……”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挣扎,任凭她怎么大声呼救,她就是不能说出一句话完整的话来。

因为他的暴行,带给她的伤害还没有消散,刚刚堕完胎的身体对疼痛的印象还那么的深刻,所有的一切都汇聚成致命的恐惧,悦悦害怕的瑟瑟发抖,那是种无法控制的颤抖。

反正也是抗争不过,悦悦索性停止了挣扎,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动不动的躺着,双眼紧闭。唯一颤动的是长长的睫毛,以及那不断滚落的灼烫眼泪。

楚一航原本只想堵上悦悦尖叫的嘴,却没想到她的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柔软、甜美,令他流连忘返,不能自抑,只想要更多,发狠的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温度滚烫的大掌已经滑进悦悦的衣服,流连在那迷人的浑圆高耸上揉捏,享受着丝滑的触感,柔软的弹力……

吻不断落下,从悦悦的唇开始转移,线条迷人的颈,锁骨,耳垂,再到额头,眉眼……

忽然尝到了咸咸的味道,楚一航这才惊觉悦悦已经停止挣扎了,闭着眼颤抖的她只是在无声的流泪。

楚一航突然没了欲望,低咒一声从悦悦身上爬下,喘着粗气躺在悦悦身边,顺手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住,因为悦悦的衣服已经被她褪的七零八落,整个人几乎**了。

悦悦觉察到楚一航已经停止,心中憋着的恐惧和委屈终于肆意倾泻而出,嘤嘤抽泣着哭出声来。“为什么……呜呜,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我到底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不仅强行夺走她的童贞,为了摆脱这个阴影她付出了一条未成形的小生命为代价,可是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

悦悦的心里忽然涌去一股深沉的无法言语的恨意,她发狠的推搡着躺在她身旁的楚一航,“你滚,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要女人出去找,你要**外面女人多的是,为什么偏偏要折磨我?”

“闭嘴,你说这么多话是想让我再吻吗?”楚一航的声音冷冷的,说的话却无耻的耍着流氓。

悦悦愤愤不甘的闭上嘴,双眼防备的死死瞪着楚一航,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此刻楚一航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楚一航郁卒的看着悦悦这样防备自己,她对着以臣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笑的那样开怀灿烂,顾盼生辉。

“以臣吻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言辞犀利的骂他的吗?还是很享受……”想着想着,楚一航语带刻薄的将心中的郁闷说出口。

“你……以臣才不像你这么禽兽,随时随地的发|情……”悦悦脸色发白,这男人自己恶俗,把她也想成恶俗的人了,恼怒之下反击,说话的话就有些口不择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