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承受他的怒气4

承受他的怒气4

“看来你只是针对我才这样,我可以把这个当做是你欲情故纵的戏码吗?”楚一航听了悦悦对他的批判冷冷一笑。

“没这个必要!”悦悦愤怒,羞辱的大喊,“我对谁欲情故纵也不会对你欲情故纵,楚一航你听明白了没有,以后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看见你,看见你我就会想起你对我做的那些禽兽不如的恶心事,我看到你这张脸就觉得恶心。你强X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难道不会觉得羞愧吗?你是找不到女人了还是外面的女人都死光了?”

“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一个男人的”路一航被激的眼皮跳了跳,声音比悦悦更大的吼回去。

“我只不过寄养在你们楚家,我欠你什么了要遭受你这样无耻的对待?我恨你,恨你毁了我,毁了我的一切,我,唔……”悦悦激动的大喊,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此刻她什么也不管,只想把心中的愤怒和委屈都给吼出来。

楚一航再度狠狠堵上悦悦的嘴,将她的话全部吞进肚子消音。恨,那是多么强烈的字眼,他可不想在这么柔软醉人的小嘴里听到恨他的话。

不可思议的甜美和柔软,让楚一航好不容易熄灭的欲火又被快速的撩拨起来,一个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黑眸中都是势在必得的光芒,仿佛一头失去了理智,捕获了食物的野兽。

悦悦的心猛然一窒,忘记了呼吸,停止了跳动。

楚一航的双臂紧紧攫住悦悦的腰,下巴搁放在悦悦的肩膀上,沙哑着声音在她耳畔低喃,“乖,别挣扎了,我会证明给你看,其实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抗拒我。”

话说完,不等悦悦反应,楚一航的手已经揪住了悦悦的剩余的衣服,用力一扯,‘呲’的一声,在楚一航手里撕碎,悦悦的美好纯白的胴体展露在他眼前,仿佛是一块上好的白玉。

“不要……!”悦悦厉声尖叫,声音中都是恐惧和痛苦。挣扎,却丝毫不起作用,泪眼模糊,看着她的衣服被楚一航无情的仍在地上。

失去第一次的痛楚,失去孩子的痛,得知怀孕时的无助,做完人流后的绝望,都悦悦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慌和害怕。

悦悦的无助,梨花带泪的样子,在楚一航看来,是楚楚动人的,她的身体不带一次瑕疵,那样诱人。他的身体的某处肿胀疼痛,想要她,想狠狠地疼她,楚一航的声音变得暗哑,低低沉沉的道:“悦悦,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是的,悦悦是他的女人,不会属于别人,也不会属于以臣,只属于他,楚一航的衣服在纠缠中褪去,两具身体翻滚在洁白的床单上,她要逃,他却不给她一丝机会。

悦悦惊恐的睁大一双茫然的眼,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脑海中一片空白,被惶恐和耻辱以及疼痛充斥的悦悦此刻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忘了反应。

她知道,接下来又要发生那种让她无法承受的痛苦和折磨了,精神极度紧张疲惫,终于受不了晕厥过去了。

楚一航刚想进去,突然发现身下的人儿没有了反应,低头一看,发现悦悦紧闭着双眼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