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逃跑晕倒

50.逃跑,晕倒

一丝莫名的心疼来的又快又猛,紧接着一丝后悔自心底蔓延。

楚一航的瞳眸迅速的收缩,yu望快速退去,他惶恐的拍着悦悦冰冷的脸颊,醒醒,悦悦,你醒醒。

楚一航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刚刚他是失控了,差点又忍不住要了她。要不是悦悦晕厥,此时恐怕他已经进到她身体里在狠狠的要她了。

悦悦大概是脸被拍疼了,皱着眉头嘤咛一声,转了个身又接着睡,她真的是累坏了,体力透支。

楚一航不忍心强行弄醒悦悦,于是轻柔的将她抱到洗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将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擦洗了一遍,发现悦悦身下已经不在流血了,紧张的心也稍稍安定一些。[ 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50.逃跑,晕倒

悦悦知道自己在洗澡,但是意识实在困顿,从头到尾模模糊糊,混混沌沌的。她闭着双眼,虽然很反感楚一航为她洗澡替她擦拭身体,尤其是那些羞人的地方,可是她实在睁不开眼。

楚一航看着悦悦雪白的身体上有几处淤青,这些都是刚刚在疯狂发怒的时候留下的,幽深漆黑的眼神暗了暗。

洗完澡用干净的浴巾将那雪白无瑕的娇躯包裹着抱回卧室,楚一航动作轻柔的替悦悦盖好被子就离开了。

悦悦闭着眼睛,昏天黑地的睡着,时醒时梦,可是眼睛却一直不愿意睁开,一直睡了两天一夜,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醒过来。

她做了很多凌乱的梦,梦境支离破碎,唯一不变的就是梦中楚一航那张愤怒到扭曲的脸。

睡醒后的悦悦觉得又累又饿,这一切她都无力抗争,面对楚一航的霸道和不可理喻,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尖叫抗议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只知道昨晚她晕过去了,但是她并不知道昨晚楚一航其实并没有侵 占她,失去孩子后的疼痛让她变的迟钝,此刻她只以为丧心病狂的楚一航在她晕厥后仍旧没有放过她,所以心中一阵绝望和厌恶。

已经许久没吃东西了,好像自从昨天中午同学聚会的时候吃了点东西后就再也没吃过了,而且那些东西还吐在了ktv的厕所里了。

悦悦虽然饿可是却并没有胃口,唯一的感觉就是觉得恶心,只要一想到楚一航在她身上所做的事情,她就恶心的呃无以复加。

恶心,悦悦一惊,那些疼痛的记忆片段掠过,心又惶惶不安起来了。

她不会再度怀孕吧?可是,她不能再怀孕,她不想自己的腹中再度孕育出一个孽种来,那种冰冷而深刻的疼痛她不想再感受第二次。

来不及多想,悦悦快速打开衣橱,选了一套简洁的连衣裙穿上,拿了一些零用钱朝就朝着楼下跑去。她现在应该马上去药店买避孕的药,事后的那种药,她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还有没有用,可是她真的害怕,害怕再一次要承受那种骨肉剥离,锥心刺骨的疼痛。

她怕了,真的怕了。

悦悦疯狂的跑着,憋着一口委屈而愤怒的气不停的跑着,可是家附近并没有药店,慌乱之中的悦悦什么都看不见,她只觉得眼前好模糊,天跟地似乎颠倒过来了。

一阵黑暗袭来,接着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