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在浴缸里自杀

在浴缸里自杀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又是在医院,窗外漆黑一片,不用问也知道是晚了。可是她怎么会在医院?她不是要去买药么?对买避孕药……

悦悦慌慌张张的下床,刚打开病房门迎面撞上一个人,“悦悦,这么冒冒失失的想干什么去?医生说你身体太虚弱,要好好休息。”

刚刚他从公司回家的时候刚好看见悦悦一脸慌张的栽倒在地,他马上停下车把悦悦抱上车送来医院,医生说悦悦只是身体太虚弱,太劳累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什么大碍了。

楚一航有些自责,是他让悦悦变成现在这个没有生气的样子的,可是这种自责仅仅只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我没事,我要回家。”悦悦被楚一航禁锢在怀里,压着心中的恶心感挣扎着,她决定了马上就去学校报到,马上就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恶魔的身边。

“不行,你还得打点滴。”楚一航坚持,长臂一伸,轻轻松松就将悦悦横抱起来送回病床。

悦悦一阵心烦意乱,她等不了那么久,时间拖得越久,那么她就算是买了避孕药吃了也没用了。“你走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闭嘴,病人就该有病人的觉悟。”楚一航不耐烦的一喝,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悦悦说话都会演变成吵架而终结。

悦悦没再开口,只是绝望的躺在病**,以往那么多次交手的经历告诉她,无论如何她都是抗争不过楚一航这个霸道的混蛋的。

楚一航一直在医院陪着悦悦到第二天天亮才匆匆回家换了身衣服去公司,然后叫家里的女佣来医院照顾悦悦,医生说了悦悦的情绪不太稳定,要留院观察两天。

可是刚过中午,准备开会的楚一航接到吴伯打来电话,说悦悦在医院失踪了。楚一航一听,火急火燎的扔下一大堆公事和一屋子高管冲回家了。

楚一航驾着他的路虎,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医院附近的街上瞎转悠,可是却始终找不到悦悦,颓废之余想到悦悦可能已经

回家了,就忙调转方向朝家驶去。

回到家车还没停稳楚一航就从车里跳出来,一把揪住吴伯厉声问悦悦有没有回家了,吴伯惨白着一张脸摇头。

“家里都找过了,没见小姐……”

“找仔细了吗?”

“每个房间都找过了,除了……”

“除了哪里?”

“小姐房间的卫生间!”

楚一航再也顾不得其他,疯狂的冲进悦悦的房间,发现她卫生间的门是紧锁着的,回头对着身后慌乱无措的吴伯大吼,“还不快去那备用钥匙。”

“哦,哦……”吴伯去找钥匙了,钥匙很快被送到楚一航面前。

楚一航夺过钥匙急急地打开门冲了进去,视线落在了大大的浴缸里,里面都是血……鲜红的,悦悦毫无生气地躺在满是鲜血的浴缸里。

“悦悦!”

楚一航的心被恐惧狠狠地攫住,他惊慌失措地跑过去,将悦悦捞出浴缸,紧紧地抱在怀里,抱着她失去温度的身体,恐惧的要疯掉,痛苦的要死掉,不可以失去悦悦,他痛哭着嘶吼,“悦悦!悦悦!叫救护车,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