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要她活着

... 我要她活着

悦悦被送进了医院,楚一航一直握着悦悦的手,她的手冰凉的没有温度,她的脸惨白没有血色,他喊她的名字,她不搭理他,直到悦悦被救护担架车推到急救室门口,他被拦在门外。

“救她,我要她活着,我要她活着!”楚一航疯狂的咆哮,医生连说一定会尽全力,他再不放开悦悦的手会耽误救治的。

楚一航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抓着悦悦的手,那冰凉的温度,让他浑身发冷,他僵直地松开了悦悦的手,看着她被推进去,楚一航浑身虚脱地跌坐在急诊室门口。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他的衣服上都是莫莫鲜血的味道,脑海里不住回放着悦悦躺在鲜红一片的浴缸里的情景,心会跟着窒息。

医院走廊的灯光惨白惨白,他的脸色也惨白一片。焦急恐惧地等待着,楚一航没有说话的力气,没有动弹的力气,他像一个失去了魂魄的行尸,痴痴呆呆地坐在地上,痛苦地抱着头,祈祷着悦悦不会有事,祈祷着悦悦活过来。

他没想到悦悦会躺在他们温存过的浴缸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她说过,她恨他,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他,他不知道,悦悦会用这样的方式逃离他……

是他逼得……是他!心痛的要裂开,泪如雨下!

悦悦,以后我再也不逼你了,求你醒过来了。

悦悦,我放你走,但是请你不要以这样永诀的方式离开我!

悦悦在医院的病**昏迷着错过了大学报到的时间,炎热的夏日已经到了尾声,仅余的一丝暑气都在连日的大雨中

消失殆尽,怕冷的人已经穿上毛线衣或是外套。

毫无意识的躺在病**七天,悦悦才悠悠转醒,脑中残留的是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丝记忆。

那日她偷溜出医院就去了药店买避孕药,结果药剂师告诉她,事后紧急避孕需要在72小时内,超过这个时效就不行了,最好不要超过24小时,因为如果受孕成功的话,24小时内就完成受精了。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砸下,她整个人都僵住了,手心全是冷汗,害怕和惶恐,已经那种痛苦一齐清晰的涌向她,将她的意志湮灭。她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出药店,在陌生的街头如游魂一样飘荡,世界这么大,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茫然的走着,身边经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的脸上挂着各式的表情,就是没有跟她一样的痛苦表情。

她想不通,为什么是她,为什么这颠覆人生的一切偏偏会发生在她身上。

痛苦和绝望中,她想到了死。死了就可以解脱了,再也不必艰难的抗争,就可以脱离楚一航的魔掌了,再也不必承受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了。

于是,她脚步虚浮的走回家,将自己反锁在房间的卫生间里,躺在灌了水的白瓷浴缸里,希望纯净的水可以洗涤她死后的灵魂,可以不用那么的脏。

锋利的刀锋划过左手的手腕时,她感觉不到了疼痛,当那样刺目的殷红汩汩涌出身体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股解脱的快乐。

身体冷了,亦或是水冷了,脑袋昏昏沉沉,意识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