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病情凶险

... 病情凶险

“嗯,妈妈可不许骗我,我们说好了,等悦悦生了孩子妈妈要帮着带。”悦悦擦着汹涌的眼泪,明明哭着,却又带着一丝希冀的笑意,又哭又笑的。

听了妈妈这样说,悦悦想或许妈妈的病并没有那么严重,或许真的还有希望,毕竟妈妈还年轻,才四十多岁的年纪,离死亡还很远很远。

“嗯,说定了。好了,我们快下楼吧,饭菜都要凉了,要那么多人等我们总归不太好。”楼雪伸手拉着悦悦往房间外走去。

下了楼,人都齐了,令悦悦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是,楚一航并没有回来。

吃完晚饭,大家聊了一会儿,悦悦便回到宾馆,思绪混乱,又倒时差的悦悦在近天亮才睡着。可是睡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楚卫民打来告诉悦悦,楼雪晚上又发起高烧被送去xx肿瘤医院了。

刚刚有了睡意的悦悦一听,整个人惊醒,本来还燃起一丝希望的她顿时又跌入冰冷黑暗的地狱。

匆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悦悦心急如焚,一路上像疯子一样疯狂的奔跑,她多怕不能见到妈妈最后一面。

赶到医院时,楚卫民正侯在手术室门外等着,五十几岁的人头发几乎已经全白,背微微佝偻着,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楚爸爸,妈妈她……”不知是看到为妈妈这样劳心劳力的楚卫民还是因为担心妈妈的病情,悦悦才一张口眼泪就出来了,话也说不下去了。

“没事,没事,悦悦,你妈妈

这么坚强这么乐观,上天一定不会这么残忍夺走这么善良的女人的生命的。”楚卫民发白的唇在颤抖,说的话不知是安慰悦悦还是为了安慰自己。

“对,妈妈一定……不会有事的。”悦悦不自觉的抓紧楚卫民的手,两双同样冰冷的手,谁也温暖不了谁。

两人焦急不安的等候在手术室门外,天空一点点的亮起来,心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往下沉。

悦悦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冰冷手指,看着地面的白色瓷砖,光滑而冰冷,白刺刺的恍的人眼疼。

走廊上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噔噔噔”的急促节奏让人的心也跟着着急慌乱起来,失去了平静的规律。

“悦悦,怎么样?雪姨怎么样了?”来人是以臣,他一大早打电话去楚宅,本想约悦悦一起吃午饭庆祝她回国的,家里佣人告诉他楼雪晚上突然昏倒送医院了。

“以臣……”悦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一晚上没开口让她声音嘶哑。

“别担心,没事的,没事的,雪姨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看悦悦急的六神无主的模样以臣也知道悦悦已经在奔溃边缘了,忙出声安慰。

这时手术室外的灯灭掉,厚重的手术室门被护士打开,楚卫民率先迎了上去,“王医生,我太太她怎么样了?”

王医生脱下医用口罩,“楼女士体内的癌细胞正在以非常惊人的速度增长,虽然这一次抢救及时脱险了,我还是建议她住院比较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