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以臣的温柔

... 以臣的温柔

“好的,好的,王医生一定要救她,给她用最好最贵的药……”楚卫民说着,泛红的眼眶有些湿润。

“楚先生,尊夫人已经是晚期,化疗和吃药都已经没什么用,现在我们也只是用一些止痛的药,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路不要太痛苦。”王医生惋惜的摇头。

“不,不会的,妈妈不会死的,你们不是说她身体情况稳定才让她出院的吗?”悦悦听了医生的话,情绪激动的质问。昨晚她还跟妈妈促膝长谈,说来日方长,妈妈还说等她生了孩子要给她带孩子呢,她完全无法接受妈妈会死的这个事实。

“悦悦,你别激动,我和医生都希望雪儿能在这最后一段日子里过的随心所欲,快快乐乐的,所以……”楚卫民轻拍情绪激动的悦悦安慰。

“楚爸爸,你告诉我,妈妈不会死的,呜呜……妈妈,不会死的,是不是?”悦悦仰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满眼都是绝望的乞求。

“悦悦,悦悦,你看着我。”以臣心疼的拉住激动的悦悦,耐心的安慰。“别这样,你这样,只会让雪姨走的不放心,让她不开心。来,听我的话,我先带你去吃早饭,你一晚上没吃东西了,手冷成这样子。”

“不,我要陪着妈妈。”悦悦想也不想就拒绝,她此刻只想妈妈剩下的生命的分分秒秒都陪着她。

“悦悦,你还是跟以臣去吃些东西吧,我送你妈妈去病房,她没那么快醒。”楚卫民也劝着悦悦,要是此刻楼雪醒来看见悦悦掉眼泪肯定很难受。

“嗯,好吧。”悦悦擦着眼泪,她心里也清楚,要是此时被妈妈看到自己哭那肯定也是只会让妈妈难过而

已。

“那走吧。”以臣主动拉起悦悦冰凉的小手,“大伯,那我先带悦悦去吃早饭。”

“好。”楚卫民点头,此刻他也觉得心中烦闷,楼雪是他的初恋情人,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他们之间因为现实的原因错过了许多年,可是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好日子还没过够,老天爷就要把她带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难过呢。

“悦悦,你多少吃一点。”以臣看着悦悦不停的搅动面前的食物却不送入口,于是无奈的劝着。

悦悦闻言索性放下手中的勺子,愁眉不展道,“以臣哥,我实在吃不下。”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妈妈病重的事情,只要一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妈妈有可能离开她……她简直无法想象她会怎么样。

“悦悦,现在担心也无济于事。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现实,让雪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尽量能过的开心快乐。”以臣知道现在他无论劝什么都没有用,可是看着悦悦这样难过,他就觉得自己特没用,不能做些什么让悦悦开怀。

“嗯,我知道了。”悦悦低下头轻轻说道,一颗眼泪滴入面前的皮蛋瘦肉粥中。其实以臣说的非常有道理,她也明白,接受现实是最好的方法,可是那个生了病要死的人是她最爱最亲的妈妈啊,就算她明白,心里也接受不了。她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会伤心会痛的,可是她不能让妈妈不开心,不能让以臣哥担心,所以只能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

“能想明白就好。”以臣欣慰一笑,亲昵的摸摸悦悦的头。

悦悦眨了眨眼,拼命将眼泪逼退回眼眶,然后抬起头,朝着以臣露齿一笑,以示她真的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