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正面遇上

... 正面遇上

楚一航一到医院门口就看见那个逃了五年又回来的小女人正亲昵的朝着以臣那小子笑的甜美灿烂,手不自觉的抓紧方向盘,几乎要将骨头捏碎。

今天一大早回家,吴伯就告诉他那个女人又病危昏厥送医院了,说爸爸有交代让他送些换洗衣物到医院来。

他婉转侧击才知道,沐梓悦根本没住家里,本想着她见到自己会不放心不舒服而离开,所以他特地在外面厮混也不回去招人嫌,可这女人还是不肯住家里,难道她非要跟楚家和他撇清关系撇清的这么彻底么?

对他避之如蛇蝎,可是对着以臣那小子就那么亲昵……楚一航深不可测的黑眸闪了一丝什么,随即踩下油门快速冲进医院的大门。

“快吃吧,都要凉了。”以臣试了试悦悦旁边的那杯牛奶温和的说道。

“嗯。”悦悦含糊不清的应着,口中掺着她眼泪的皮带瘦肉粥咸涩不已,就像她此时的心情一样。

即便这样,悦悦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因为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和精神去照顾妈妈。

以臣看悦悦的样子也知道她心里难受的紧,可是看着她强作没事的样子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这个世界上,有些坎别人帮不了你,必须你自己跨过去才行。

他的悦悦小公主必须自己站起来,才能迎向更美好灿烂的明白。

他会等她的。

看悦悦吃的差不多,以臣便起身去结账,然后贴心的帮悦悦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吧,我们先去看看雪姨醒了没。”

悦悦接过外套,勉强一笑,白皙的脸上掩饰不去的憔悴,“以臣哥,你快去公司吧,我没事,只是过个马路就到医院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以臣看了看手表,九点多了,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也就不坚持,“也好,那你小心点,下班后再过来。”

“嗯。”悦悦点头。

说话间,两人一起走出了早餐店,两人道了别就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夏天已经悄然离去,秋日清晨的阳光很灿烂,丝丝缕缕的光线透过梧桐宽大的叶子照在地上斑驳迷离。

悦悦停住脚步,仰头微微眯起双眼,看着金色的阳光如薄纱笼罩着万物,黑夜的寒冷似乎在一点点的退却。

脑中残存的记忆中,似乎也是这么一个秋日的清晨,她提着行李坐上车子赶往机场,以为会就那样一去不回头,永远不再跟楚家有任何牵扯。

可是,兜兜转转五年了,她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思绪远了,又想起了不该想的、那些一直以来刻意遗忘的事情……

悦悦一甩头,快速迈开双腿朝着医院住院部的大楼走去,妈妈这个时候该醒了。

走到病房门口,悦悦深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才伸手去推门,“妈妈,悦悦来看你喽。”以臣说得对,如果妈妈注定要离开自己,为什么不让她走的安心开心一点呢?

悦悦银铃般清脆的声音让病房中三个人同时转过头,悦悦两脚才踏进病房,待看清病房中还站着楚一航时,小脸僵住,顿时失去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