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抱她时噩梦袭上心头

他抱她时,噩梦袭上心头

可能是这几日精神实在太紧绷了,也或许是太累了,眼见着妈妈安静的睡着,悦悦也终于撑不住沉重的眼皮伏在床边睡过去了。

楚一航处理了一天的公事又累又饿,却神使鬼差的开着车来到了医院,一进病房就看见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纤瘦的身影趴在床边睡着了。

这女人,还想要照顾别人呢,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说不清是生气还是心疼,楚一航无声走进,看着那白皙的小脸越发的清瘦,眼睑下那一片掩饰不去的乌青,楚一航原本伸出准备推醒悦悦的手迟疑了,顿在半空。

温热粗糙的指腹轻轻划过悦悦的脸,感受着那种滑如凝脂的细腻感觉,心中喟息也只有这种时候带刺的她才会像小绵羊一样的温顺。

悦悦感受到脸上的触抚,心顿时高高悬起,她知道是楚一航,所以紧张的心里直打鼓,可是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继续装睡。

悦悦不知道楚一航想对她做什么,虽然这里是医院,而且妈妈还睡在一旁,谅他也不敢对她做什么,但是悦悦仍然不敢轻举妄动。

楚一航最终没有狠心叫醒她,而是弯身把她抱起,把她放到陪护病**去,还细心的替悦悦盖好被子。

在楚一航抱起悦悦的那一刹那,悦悦变的浑身僵硬,过往的噩梦袭上心头,让她浑身僵硬,却不敢睁开眼睛。楚一航身上那一股带着烟草味的气息太熟悉太深刻了,在他靠近的第一时间她就感觉到了,心里正害怕楚一航是不是又会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时,没想到楚一航只是温柔的将她抱在**,替她掖好被角就离开。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悦悦有些困惑,也有些迷茫,但是她并没多想,听着楚一航远去的脚步声,悬着的心才微微放松,不过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时候楚一航来医院做什么?还对她这么的……温柔?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微弱的呼吸声,本来很累的悦悦反倒是睡不着了,想着楚一航到底是什么意思。

睡不着了索性起身,悦悦重新坐在妈妈的床畔,看着越来越枯瘦憔悴的妈妈,心里觉得心疼,那种深深的无力感更让她难受。

“妈妈,你别扔下悦悦一个人,这个世界上悦悦只有妈妈一个亲人,妈妈你别抛下悦悦一个人走了,我会害怕……”悦悦捂着嘴,隐忍的哭泣,任由眼泪倾泻。

越想越伤心,悦悦无声的哭泣着,怕吵醒妈妈,她低着头死死的捂着自己嘴巴,孱弱的肩膀哭的一耸一耸的。

一声叹息,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掌按在悦悦肩头,悦悦正哭得伤心,被这么轻柔的一拍吓的惊魂未定,忙胡乱的擦去眼泪转头望去。

“楚,楚爸爸……”见来人是楚卫民,悦悦稍稍安心几分,她就怕是去而复返的楚一航。

“乖,悦悦,别哭了,你妈妈看见了会难过的。你放心,你如若真的失去了妈妈,你还有楚爸爸,我永远会把你当做我自己的孩子的,我做你永远的亲人好吗?”楚卫民温和却极度认真的说道。

悦悦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从睿智的中年走向年迈的老年的男人,心里因为他的话充斥着无数的感动。

“嗯,楚爸爸永远是悦悦的爸爸。”悦悦重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