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节哀奔溃

节哀,奔溃

楼雪又艰难的拖了两个多星期,终于熬不下去了,永远的离开她爱的男人和女儿。

那天一大早,悦悦喂楼雪吃了些清淡的白粥然后去洗碗的时候,楼雪最后一次休克昏迷被推进手术室。

悦悦惊恐极了,她知道最后一刻即将来临,她拢共才离开这么一小会儿,妈妈就……

她实在没有勇气往下想了,跟楚卫民一起在手术室外焦急不安的等待着。等到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门打开那一刻,悦悦茫然的向前走了两步,却又后退,看着那些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护士出来,心,不安地跳动着,想说话,想问问妈妈的情况,可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万物静止,悦悦的世界天崩地裂,痛苦在这一瞬间,将她狠狠地淹没,一颗本就不算坚强的心,承受了最致命的一击。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悦悦跌跌撞撞的冲了进去,一切都是惨白惨白的,急救室里弥漫着刺鼻的药水味道。冰冷的**,躺着的是她最亲的人,那是她的妈妈。

刚刚还喝着自己喂给她的白粥呢,妈妈还很温柔的对她笑,这一切还没有散去呢。

怎么会这样,突然就这样,悦悦脚步不稳的走过去,发疯的跑到了一张床前,伸手掀开了盖着一具身体的白布,‘哗’白布落在地上,露出了一张脸,妈妈,不,不会的,她在做梦,在做梦。

她知道会有那么一天,看到妈妈冰冷的身体,永远阖上眼……可是她没想到这一天这么的快,这么的快……

悦悦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身体颤抖,连连后退,一不小心跌倒在地。

看着妈妈紧闭的双眼,悦悦惊恐的哭喊、嘶吼,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头,凄厉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冰冷的手术室回荡着,她的世界天崩地裂,一阵的天旋地转,心如刀绞的痛,为什么,不把她一起带走,好黑,好黑,一片黑暗。

“悦悦!”楚卫民看着狂乱失去理智的悦悦,跟着一起掉泪,想要抱住她,怕她伤了自己,可是却被完全狂乱的悦悦推在了一边,差一点摔倒。

她疯掉了,这一刻她疯掉了,她不要任何接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不要吵她,她在做梦。

楚一航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就看见已然发狂的悦悦,没有多想,下一秒就伸出长臂将悦悦紧紧抱在怀中,任由悦悦抓、掐、打、咬都不放手。

悦悦哭喊着,满脸都是泪,双眼充血,双手胡乱的捶打着抱住自己的人,她不要这样真实的感觉,真实,意味着她不是做梦。真实意味着,妈妈真的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眼,离开了她。

楚一航像一根柱子一样抱着悦悦,任由悦悦捶打着,却就是不肯放手,他脸上,被悦悦的指甲划破,甚至悦悦的拳头会毫不留情的落在他的脸上。

看着失去了亲人,痛苦的快要疯掉的悦悦,她的唇因为这巨大的打击和痛苦,已经咬的出了鲜血,她的眼神已经凌乱的快要崩溃,楚一航的心也跟着抽痛,将悦悦紧紧攫在怀里,恼怒的吼道:“医生呢,都给我滚进来!”

医生和护士早就站在门口了,“楚先生,她现在这样需要镇定剂,不然会崩溃……”

楚一航怒吼道:“那还不做,废话那么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