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悲伤消极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悲伤消极 九月清歌 都市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以臣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悦悦已经打了镇定剂睡过去了,他心疼的擦着悦悦被汗水打湿的碎发。

心里默默对着逝去的楼雪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对悦悦好,会好好守护悦悦,过了这一次再也不会让悦悦掉一滴眼泪。

悦悦再次清醒过来,直到妈妈骨灰安葬,她没再哭过一声,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那双眼睛,充斥着悲痛、恐惧和迷茫,整个人给身边的人发出一个讯息,她已经绝望了,她无法轻易地从这变故中走出来,走出来就是生,走不出来就是灭亡。

所有的人都在关心着她,希望她尽地从悲痛中走出来,可是,悦悦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临死前妈妈笑的很温柔开心的喝着自己喂的粥,直说幸福……

悦悦住回了楚家,哪里也不去,以臣怕她触景伤情,要悦悦住在他家里,可悦悦不去,她要回楚家,等妈妈回来,以臣便顺了她的意思,他也搬进了楚家方便照顾她。

楚以臣打开悦悦的房门,伸手开了小灯,看到悦悦正抱着楼雪的照片发呆,他走过去,小心地从悦悦手里抽走了照片,悦悦只是慢慢抬起头看他。

“悦悦,出去走走,今天……太阳不大,阴天了,我们出去走走?”悦悦讨厌有阳光的天,因为楼仰事的那一天,阳光真的很好,悦悦抵触一切光亮的东西。所以,以臣想办法不去碰触悦悦心底的伤,出去走走也会挑阴天。

悦悦摇头,她不想出去,她怕一旦她离开,妈妈回来,她会错过。以臣有一丝无力,要怎么样才能让悦悦走出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那么,我先去一趟公司,顺便帮你带你最喜欢吃的川菜回来当午饭好吗?”

悦悦木然的点头,可以,可以。

以臣将一直坐在地上的悦悦横抱起来,放在了她的小**,为她盖上了被子,“你睡一会儿,我很回来。”

悦悦点头,没有说话。

以臣转身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悦悦却突然开口说话,“以臣哥,会丢下悦悦吗?”

以臣的心一痛,转过身,看着悦悦,“我永远不会丢下悦悦的,乖,睡觉,我一会儿就回来。”

悦悦不再说话,闭上眼,睡觉。以臣出了悦悦的卧室,穿了外套正要出去,却听到门铃声,他开门一看,却是楚一航。

“哥,你回来啦。”以臣客气的打招呼,其实心里是有些抵触的,不管是曾经楚一航对悦悦做的那件事,还是现如今对悦悦意料之外的关心,这些都让他有着深深的危机感和敌意。可是这里毕竟是楚一航的家,自己只不过是个强行赖在这里的客人而已,所以他一直表现的客客气气的,不管是对楚一航还是家里的佣人。

“悦悦,还好吗?”楚一航犹豫的出声询问,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和关心。

“还是那样子,我正要出去,悦悦就麻烦你照看一下。”以臣说完出门了。

楚一航去了悦悦的卧室,屋子里依然是用厚实的窗帘遮住了阳光,只有一点点灯光。悦悦睁着眼睛躺在这里,原本忧郁却有神的眸子,现在是死寂一片,橘色的灯光照的悦悦的脸色越发的苍凉,孤独。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