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洗手间的基情

洗手间的基情

悦悦的急于撇清让楚一航漆黑的眸子一沉,心头划过一丝不悦,不过他表面波澜不惊,只保持着得体适宜的笑容。

江渤海夫妇面面相觑,脸上闪过疑惑。

“江伯伯,伯母,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悦悦,小时候我就跟着楚爸爸去过你们家啊。”悦悦边说边比划着,急切的想要唤醒别人久远的记忆。

江渤海夫妇脸上堆着茫然,似在努力回忆,还是江夫人善解人意的解围,“原来是悦悦啊,这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唉,看到你们都长大了,我们这一辈人都老了。”

“江伯母你别这么说嘛,您看起来可一点都不老。”悦悦没想到自己的话勾起了别人的感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小子,原来带着妹妹来的。”江渤海也从善如流的笑道。

楚一航侧首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悦悦,敛眸一笑,什么都没说。

“那行,你们年轻人聊,我们去招呼其他人了。”江夫人看出有些怪异,就拉着江渤海一起离开了。

只剩下楚一航和悦悦两人,场面一下子冷清下来了,悦悦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低着头不停的搅动着自己的手指。

气压一下子低了下来,很压抑,悦悦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在不急不经意间得罪楚一航了,虽然觉得很无辜,可是她不觉得自己做错。

楚一航面容淡淡,冷硬俊美的长相在众多青年才俊中显得卓尔不凡,鹤立鸡群,他保持着该有的商业礼仪跟一些生意上有合作的人打过招呼。

悦悦觉得无聊,就没有跟在楚一航身后,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悄悄的走出宴会厅,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待一会儿。

走在灯火昏暗的安静长廊上,经过洗手间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像是小喘发作又像细碎的呻 吟哭泣。

没有多想,悦悦以为是不是有人在洗手间病发了,就小心翼翼的步进洗手间……

洗手间的灯火比起走廊要明亮许多,悦悦的眼睛受不了突然明晃的光线微微眯起,却在看到墙角那两个交叠在一起不断冲撞的男人时惊恐的瞪大双眼。

两个人几乎光裸的男人神情陶醉迷离,完全沉浸在彼此制造的**漩涡中,根本没有留意洗手间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悦悦惊呆了,或者说是吓到了,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一双美眸瞪到最大,看着眼前这为世俗所不能接受的一幕。

“宇,嗯,嗯……噢,快一点,对……”面对着墙,整个人趴在墙上的男人喘着粗气细碎的呢喃。

“邵峰!邵峰!邵峰!”从背后紧紧抱着邵峰的男人猛烈的进攻,不停的撞击,嘴里发狂似的喊着前面的男人的名字。

那致命最强烈的那一刻似乎就在这一刻爆发了,两人强烈的**,激烈的喘息着。

随着最后一声低吼,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两人终于停下,拥抱着,喘息着,低低的呻吟着……最后趋于平静。

悦悦一直保持着僵硬的身体看着,又或者瞪大一双眼睛其实什么都没看到,眼睛似乎跌进了白茫茫的迷雾之中。

却在一切恢复平静之后,两个男人分开的那一霎那,看到了令她今生都无法摆脱的恐怖梦靥。

“啊——”悦悦声嘶力竭的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