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体贴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的体贴 爱上中文

两个完事的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惊的浑身一抖,慌乱中快速分开跟散落在地上凌乱衣服奋斗,百忙之中分神朝着尖叫来源看去。

一个吓坏了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清纯的美丽女人。

两个男人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后冷漠的离开,自始至终不自在的人只有悦悦一个人。

悦悦头皮发麻,四肢发冷,只觉得胸腔中一阵阵恶心感传来。

那种窒息般的绝望感觉如潮水般朝悦悦涌来,几乎要将她溺毙,她想拔腿跑,可是颤抖的双腿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外面的人大概听到悦悦的尖叫声赶过来了,第一个冲进来的便是找了悦悦半天的楚一航。

悦悦茫然张大眼睛,刚刚太过震惊的一幕给她带来的恶心感涌动在胸腔中翻腾,等她看清面前的人居然是楚一航时,曾经楚一航对她所做的那一幕令她难堪羞愤的往事便与刚刚两个男人的事情重叠在了一起。

于是,悦悦猛的推开楚一航,冲到隔间的抽水马桶上难受的干呕起来,“呕,呕……”

楚一航的身体一瞬间僵硬起来,因为悦悦刚刚嫌恶的眼神和毫不留恋的推开,都让他心情沉到了谷底。

转身,冷硬俊美的脸上阴晴不定,一双深邃冷眸闪动着被拒绝的怒火,可是当目光触及悦悦纤瘦的背影,已经干呕的难受的声音,心还是一寸寸的软了下来。

走到悦悦身旁,楚一航抬起手轻轻拍着悦悦的后背给她顺气,“是不是吃错东西了?怎么会这样?”声音里透着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温柔。

悦悦吐的昏天暗地,大脑嗡嗡嗡的像是有飞机在轰炸,所有的思维都凝固住了,这个时候她只觉得浑身虚软无力,其他什么都想不到了。

“好点了吗?”楚一航见悦悦停止呕吐了,便一手扶住走路摇摇晃晃的悦悦朝洗手间外走去,刚刚闻声赶来的酒店工作人员早就在楚一航的示意下离开了。

“嗯。”悦悦压着胸口,似要这样就能把那股恶心感压下去了,此时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我们去跟江伯伯打声招呼就回去吧。”楚一航看着悦悦无意识的闪避自己的碰触,索性收回自己的手不再自作多情了,冷眼看了一下悦悦苍白的小脸率先朝前走去。

悦悦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楚一航的那一个冷眼,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双手搓了一下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这时楚一航已经打完招呼出来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缩着身体的悦悦,“走吧。”

悦悦没说话,小跑步的跟在楚一航的身后,刚走出酒店的大堂,融入夜色中辉煌的霓虹灯火的悦悦被深秋的冷风一吹,顿时冻的瑟瑟发抖。

身上面料轻薄的无袖晚礼服裙根本不能抵御半分的寒气,悦悦躲在楚一航身后,等着泊车小弟把楚一航的车子开过来。

楚一航实在看不过去,便脱下西装外套,用不容决绝的姿态套在悦悦身上。

悦悦正冻的瑟瑟发抖,暗暗期待车子快点到的时候,突然一股夹杂着淡淡烟草气息的温暖袭来,等她回神,楚一航已经若无其事的将外套裹在她身上了。

一来马上脱下还给楚一航就真的太刻意了,二来……她真的很冷,思虑再三,悦悦还是决定接受楚一航的好意。

低着头,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悦悦小声道,“谢谢。”其实,撇开以前的事情,现在的楚一航真的对她蛮好,就像家人,像朋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