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马上要见到你

马上要见到你

楚一航看着远处的灯光,并未搭腔,冷冷淡淡的样子。

他的衣服穿在悦悦身上显得很大,宽宽松松的,衬得悦悦越发的娇小了,她就像穿着大人衣服的孩子……

想到这,楚一航心中的阴霾又一点点的散去了,满眼的璀璨灯光驱散了他心头的灰暗。

车子终于开过来了,楚一航给了小费,就载着悦悦回家了。

快到家的时候,楚一航突然开口,“刚刚你在洗手间到底看到了什么?我明明听到了你的尖叫。”

悦悦一怔,脑海中又浮现那两个男人纠缠火热的一幕,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恶心感又涌起来。

用手压出胸口,悦悦不愿再多提,而且那种事情似乎也不适合拿来跟楚一航讨论,于是别过脸淡淡开口,“没什么,就是突然看见一只丑陋无比的大老鼠从面前跑过去了,我吓了一跳,就大叫了。”

楚一航有些不相信,在五星级酒店的洗手间怎么可能有老鼠呢?可是看悦悦的样子也不像撒谎,再说了在那种地方又能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了,于是将信将疑道,“是吗?一只老鼠就能把你吓成那样,你也太没出息了。”

“那老鼠不知道多丑,我最怕那些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了。”悦悦为了让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故意用略带嫌恶的口吻说道。

果然,楚一航没再继续追问,到家之后悦悦把西装外套还给楚一航之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楚一航手中捏着还留有悦悦余温的外套,漆黑的瞳仁深不可测,直到悦悦消失在那扇门背后,他才抬起手轻轻绣着衣服上属于悦悦的味道。

楚悦悦,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打破她心里那道防线?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让悦悦彻底放下当年那件事带来的伤害所造成的阴影?

心里对这种没有尽头不确定的事情有着压抑的焦虑,可是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还是这种焦躁,捏紧手中的衣服,楚一航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悦悦回到卧房之后觉得心神不宁,坐立难安,于是不停的走来走去,想要纾解那种难受压抑的感觉,突然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响起了音乐。

原本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的音乐让陷入沉思的悦悦蓦地一惊,回神之后马上跑过去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

“喂,以臣哥,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啊?”悦悦一看是以臣,心里顿时轻松不少,她尽量用轻快的语气,不想让以臣担心。

“悦悦,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话要跟你说。”以臣开门见山的开口,手机那头带着呼呼声,悦悦清晰的意识到他喝酒了。

“出去?现在?以臣哥你在哪?你怎么了?喝酒了?不开心吗?”悦悦听以臣语气不对,微微蹙起眉头,因为担心所以一连串的追问。

“我就在你家附近,你出来好吗?我真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话,想要马上、立刻、现在就见到你。”以臣坐在白色奥迪的车头,只着白衬衫的他没入夜色中显得单薄孤寂。

以臣也说不清此时的心情,为什么会变的这么的迫不及待,自从白天接到了悦悦失约的电话那一刻起,他的心情就开始变的这样患得患失,莫名其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