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别拒绝我

... 别拒绝我……

以臣下午接到悦悦失约的电话,听到悦悦要跟楚一航出双入对去参加寿宴时,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心里焦虑不安,根本无心工作,晚上又借酒消愁,最终还是决定借着酒劲对悦悦吐露自己藏了很多年的心声。

悦悦就这么维持着仰头的姿势看着以臣飞扬的桃花眼,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心里却因以臣的话被炸开了花,她那颗简单而自卑的心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以臣居然会喜欢她的。

喜欢向她这样一个有着污点,什么都不出挑的平凡女孩,悦悦穷极一生都想象不出,也不敢相信。

可是,以臣说我喜欢你,悦悦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见悦悦没什么反应,以臣心里有一丝慌乱,继续急切的说道,“悦悦,以后让我来守护你,我不求你马上接受我,喜欢我,可是你至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我的真心,让你觉得,我也值得你喜欢,值得你托付终身,好不好?”最后一句话,以臣问的小心翼翼,忐忑不安。

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了,以臣屏息等着悦悦的回答,一下子变的好安静,安静到能清晰的听到两人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我……”悦悦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好干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以臣的表白太突然了,突然到让她措手不及。

说实话,她从没想过跟以臣在一起,自小她就把他当哥哥。她的事情以臣都知道,小时候的糗事,包括后来被楚一航强占并堕 胎的事情,这些都是让她自卑的源头,她知道以臣不嫌弃她,可她从没想过以臣会喜欢她。以臣那么优秀,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喜欢他,自己真的是……不配。

拒绝,那么该说

什么?会不会伤了以臣的男性自尊?

答应,那是不可能的,现实那么残酷,就算以臣不在意她的曾经,可是她自己却走不过那个坎,做不到忘记,要是她被一航强占的事不小心泄露出去,被以臣的父母知道……悦悦闭上眼,她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

不是她不想走出过去的阴影,不是她不想得到幸福,悦悦始终觉得,她的幸福不该是以臣,或者说……她不会再有幸福了。

就在悦悦矛盾纠结的时候,以臣紧张等待答案的时候,谁也没有留意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个高大欣长的黑影,正愤怒的紧紧握着手中的手机,浑身彰显着难以遏制的滔天怒火,却只是无声的离去。

“悦悦……别拒绝我好吗?”以臣活了半辈子从未此刻这样不自信过,可是为了眼前这个女孩,他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悦悦语塞,面对这样真诚深情的以臣,这个从小就一直温柔以待、默默守护自己的大男孩,她真的做不到当面拒绝,她不想伤害他、

拒绝的话,难以说出口,悦悦深吸一口气,轻柔却坚定道,“以臣哥,这太突然了,你给我一点时间适应好吗?”

“时间?”以臣一愣,他本来像个死囚一样等着宣判最终的结果,却没想到是缓刑,这样卡着不知道最终结果反而让他更提心吊胆,可是他顾虑到悦悦的感受和情绪,压下着急,温柔体恤的笑道,“是是是,是我太着急,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那悦悦你说需要多长时间缓冲?三天,三天够吗?”

悦悦很感动以臣的体贴,努力展颜一笑,“三天,三天后我再答复你好吗?”

三天,其实是给以臣的一个缓冲时间,答不答应这一刻答案已经在悦悦心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