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楚一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炸开了,虽然他没有听到悦悦的答复,可是以臣的表白已经是足够分量的炸弹了,让他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悦悦随时都会被抢走这个危险信号让他愤怒却无可奈何,最后通通化成焦虑和莫名的怒火。

胸膛因为无法宣泄的焦虑和怒气不停的起伏着,楚一航不自觉的抓紧双手,直到左手掌心咯的痛才发现还抓着原本要送给悦悦的手机。

“啪”一声,楚一航将手机甩在了墙上,小小的机身立刻碎裂飞散在地,化为一堆废料。

没多久楼梯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楚一航猜到悦悦回来了,心里稍稍安定几分。悦悦这么快回来,说明她没有接受以臣那小子,至少暂时是没有,要不然她哪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睥了一眼地上的手机残壳,楚一航拨出一通电话,也不管此刻是什么时间,这样做会不会打扰别人休息,直接强势命令道,“马上去帮我准备XX牌子最新款的手机,明天上班之前送到我办公室里。”

“喂?啊?什么?喂喂……”施少南悲催的就是那个睡到一半被吵醒的倒霉蛋,还没听清楚一航在电话那头说些什么就被挂断了,他只能对着手机的嘟嘟声干瞪眼。

楚一航其实很想像以臣那样干脆的跟悦悦表明心意,把悦悦永远绑在自己身边,不让其他任何男人觊觎。

可是他知道不能,此时时机还不到,他这样冒然只会吓跑悦悦。

可是,因为撞见以臣跟悦悦表白的一幕,他开始变的患得患失起来,总是担心悦悦会被别人拐走。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心就像被万千蚂蚁啃噬,烦躁愤怒,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强占悦悦,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一切,克制住了大脑中那些疯狂的想法。

然而压抑自己的结果就是变的喜怒无常,楚一航一大早坐在办公室里,秘书送上需要签署的文件和咖啡。

“这些文件昨天为什么不拿来?金秘书你的办事效率怎么那么低?公司付你薪水是需要你等偿的劳动付出的,你想让我白话那么多钱请你来当花瓶吗?”

金秘书被骂的很莫名也很委屈,那些文件根本不急,而且昨天楚总自己说有事下午提早走,所以她就没将文件送过来。

虽然被骂的狗血淋头,可是为了保住饭碗金秘书并未辩解,再说楚一航平时也算是很开明慷慨的上司。

“噗……你泡的什么咖啡,这要是让客户喝了还以为我们天宇要倒闭了呢,连像样的咖啡都买不起。马上给我换掉,换掉,听到没?”楚一航刚一口咖啡喝进口就吐了。

其实不是咖啡味道不对,只是他的心情不对而已。

“是是是,我马上去换。”金秘书不停的应着,其实这咖啡跟昨天的根本没什么不同。

“还有,马上打电话给施少南,问他还要不要上班,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到公司。”楚一航心情烦躁的命令。

“是,我马上去打电话。”金秘书逃也似的跑出办公室,一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今天是总裁自己来的早,怎么能说别人晚呢?现在也还不过刚过八点半而已,离上班时间还有小半个小时呢。

可是,所谓食人之禄,忠君之事,金秘书还是乖乖的去给施少南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