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说服自己珍惜以臣

... 说服自己珍惜以臣

一路上悦悦很沉默,以臣似乎并没有多想,只当她是累了,一边开车还一边给悦悦讲了几个笑话,悦悦为了不让以臣担心,还是卖他面子笑了。

以臣眼尖的发现悦悦的手机换了,换成了今年最流行最新款的手机,便随口道,“新手机不错啊,我前一段时间也想换这款来着。”

悦悦一怔,下意识的抓紧手机,有种立刻立刻想藏起来的冲动,仿佛被戳穿了心事有一丝紧张。将手机塞进包包,低头轻声应道,“嗯。”

这手机是放在她梳妆台上的,悦悦知道肯定是楚一航送给她的,她并不想拿走楚家的任何东西,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临走的时候还是鬼使神差的把这手机给带走了。

不知道楚一航为什么要送她手机,长这么大,她从没收过楚一航送的礼物,临走了,她却想留住这唯一的念想。

手机的银色金属外壳,冷硬冰凉,像极了楚一航给她的感觉。

“你那手机用了那么多年,早该换啦。”以臣只以为悦悦因为工作的缘故自己买的手机,他是很赞同悦悦换个新手机,一直也想给她买个,就怕她拒绝所以也没付诸行动。

“以臣哥,我们的事情……你是什么时候跟婶婶说的?”悦悦憋了大半个晚上了,事情发展的太快,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以臣父母知道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今晚张兰亭又是那种态度,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悦悦有预感,张兰亭是绝对不会接受自己这样的儿媳妇的。

“哦,我想反正早晚会走到那一步的,我就是抱着结婚为目的跟你交往的,而且你跟爸妈本来就认识,应

该不会太为难吧?”以臣看着悦悦冷淡带点质问的表情,原本理所当然的笃定渐渐有些不自信了,是不是他太自以为是,也太操之过急了?

“可是你不是说先试着交往,给你一个机会让我考察你吗?怎么就发展到见家长了?我真的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悦悦说着有一点生气,心情闷闷的,以臣的自作主张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

“对不起悦悦,你别生气,我以后会先征询你的意见的。”以臣的情绪低落下来,他原本只想表明他的诚意,可是显然悦悦并不喜欢,满腔热情和喜悦被泼冷水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我没生气。”见以臣这样,悦悦也不忍心,她放柔语气,尽量说服自己接受以臣的好意,“以臣哥,你别多想,我只是有些不适应,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悦悦,我会等你,只是别让我等太久好吗?”以臣踩下刹车,车子缓缓停下,他侧身用一种温柔深情到让人难以拒绝的口吻要求。

“我……”悦悦不敢直视以臣的眼睛,因为那会让她心虚。

以臣伸手抓住悦悦一直紧抓着包包的手,认真道,“悦悦,我想跟你一辈子,我用足够的爱和耐心等你,与你执手一生。”以臣知道,悦悦曾经受过伤,所以对男人有一种防备的心态,不是那么容易打开心门的。

悦悦很感动,也责备自己,骂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以臣见过自己所有的丑陋和伤疤依旧要自己,自己还在那儿矫情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能学着去信任以臣呢?

再也不遇到比以臣更爱自己对自己更好的男人了,所以悦悦,你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