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掉进下水道求救无门

掉进下水道,求救无门

“谢谢你,以臣哥,我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悦悦反手握紧以臣的手,回以灿烂一笑。

以臣还想说什么,这时手机响了,以臣便掏出手机接通,“喂?妈,哦,是,嗯嗯……我知道了,好,我马上回来,到家再说。”

悦悦心里不安的感觉又冒出来了,她似乎可以预见自己跟张兰亭两股力量的拉扯令不久以后的以臣痛苦不堪的表情。

看着以臣表情凝重的挂断电话,悦悦体贴道,“是婶婶吗?是不是家里有事?”

以臣抬眸看了一眼悦悦,欲言又止,含糊不清的应了声,“嗯。”

“那没事,你把我放路边,我打出租车回家,你赶快回去吧。”悦悦努力让自己的笑容停留在脸上,不想让以臣为难,也不想让以臣看出自己的担心。

“不行,我不放心你,我还是先送你回到家再……”以臣想了一下还是否决悦悦的建议,可是话还没说完,悦悦就已经打开车门走下去了,“哎,悦悦,你干什么?”

“没事,以臣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快回去吧……哎,出租车!”悦悦看到刚好一一辆空车开过来,马上招手拦车。

“悦悦……”对于悦悦的固执和雷厉风行,以臣有些无奈。

这时,悦悦已经坐上出租车,打开窗户探出头来道别,“以臣哥,你快回去,拜拜!”以臣只能目睹悦悦离开。

悦悦回到住所小区的门口时候已经不早了,付了钱下了车,因为想着以臣刚刚接到电话后的凝重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夜空漆黑一片,老旧的小区路灯早就不亮了,路面凹凸不平。

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往下一沉,来不及惊呼,只觉得头一阵剧痛,脚踝也痛到不行,悦悦缓了缓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掉下水道里了。

后脑勺一阵温热粘稠的感觉,鼻息间还问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还有下水道里发霉的恶臭味道。头好像磕破了,脚好像也崴了,悦悦痛的冒冷汗,惊恐之余高呼救命却没人听到,这个点,大家都在家休息了吧,突然有种绝望的感觉一身而过。

悦悦想到了向以臣求救,好不容易心慌意乱的找出手机拨出电话,可是他的手机一直是忙音,打不通,悦悦一阵阵的恐慌,以臣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痛的快昏过去,头顶上的血顺着额头流下,迷住了她的眼,视线也开始模糊,思绪也不再清醒,她已经有些看不清手机上的按键,想要拨打120,手指去寻找着1键摁下去,却已经找不到2键在哪里。痛的昏了过去,那一刻一身而过的念头是,她是不是要死了?

悦悦醒来是第二天清晨了,睁开眼那一刻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还有不远处坐着打瞌睡的楚一航。深刻的五官俊美的无可挑剔,脸上有一些疲惫和憔悴。

悦悦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出声,心里却觉得有些疑惑,怎么会是他?

大概是楚一航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瞌睡中的他猛的惊醒过来,眼中满满的都是慌张,一直到看清病**的悦悦正睁着眼静静的看着自己才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