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楚一航救了她

... 是楚一航救了她

“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疼或是不舒服?”声音带有一点疲惫的沙哑,言语之间尽是关切。

“没事了。”悦悦别过头去,淡淡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子的楚一航,悦悦竟觉得安心和心悸,她现在已经以臣的女朋友了,不该有这种不合时宜的念头。

“没事?”悦悦的话激怒了一航,他黑眸微眯,冷冽道,“如果再迟一点,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吗?现在才想起别人会担心你是不是太晚了?”要不是昨晚他心绪不宁,非要在小区外等悦悦回家才能放心回家,要不是他在悦悦手机里预存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恐怕他都不能及时赶到出事地点救她。

悦悦心里突然难受起来了,也许是因为以臣,也许是因为受伤,楚一航这样一阵训斥,悦悦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出来,“你……你凭什么骂我,受伤也不是我想要的……”她已经很害怕了,以为自己会死去,可是他还这么凶。

楚一航看悦悦脸上的泪,心忍不住一怔,下意识的伸手想要为她擦去眼泪,可是最终手却停在了半空。不合适,这样会吓到悦悦的,他干嘛这么失控,因为找不到悦悦的那一刻,她的心差一点失去了跳动的勇气,当她的血粘在他手上时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害怕,多么恐惧

楚一航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心里还在心悸,伸出一只手扶着悦悦,让她坐起来,汤已经温温的了刚好喝,将碗放在她唇边,放软声音,“喝点汤,你需要补充一下体力,”

楚一航的动作让她的袖口往上提了一下,露出手腕,悦悦看到他手腕有刮破的痕迹,疑惑问道,

“你的手……”

楚一航若无其事的将碗放在悦悦手中,“喝完了,就打电话给以臣来接你。”说完就转身走了,留给悦悦一个高大却孤寂的背影。

悦悦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呜咽着哭出声来,而且越哭越伤心,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到这么无助的地步了。

楚一航刚走出病房就听到悦悦的哭声了,她的眼泪,颗颗都滴落在他的心上,滚烫灼人。

可是他知道,悦悦此时需要的不是自己,脚步微微迟滞,随即大步离去。

已经一晚上没有回家了,今天上午还要跟三家公司的总裁一起开会商讨合作案的细节问题,没时间了,只能赶回家换身衣服了。

悦悦哭了一会儿便忍住没再哭了,一遍又一遍的擦去涌出眼眶的泪水,然后以告诉自己要坚强。妈妈走了,本来就只剩下她自己了,不要寄希望可以去依靠别人,要靠自己。

掏出手机,想给以臣打个电话,因为受伤住院的事情不想让以臣担心,所以想跟他说这段时间先别见面,可是电话拨了好几遍一直拨不通。

悦悦觉得悲凉,以臣才是自己的男友,可是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却找不到他,那个救自己于危难之间的人偏偏是楚一航。

事情太复杂太纠结,想多了头疼,悦悦决定不再想了。问了医生,医生说悦悦后脑勺受伤,有轻微脑震荡,加上左脚脚踝扭伤了,至少得一个星期才能出院,无奈之下悦悦只能打电话到公司请假。

幸好艾瑞克出国去参加交流会了,暂时不在公司,悦悦态度诚恳,艾琳倒是没怎么为难悦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