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被他的付出感动

被他的付出感动

楚一航还是放心不下悦悦一个人在医院,悦悦扭伤了脚行动不便,就让吴伯老婆到医院照顾悦悦,从吴婶口中得知,以臣根本没出现在医院。

对于楚一航的体贴和周到,还有他的救命之恩,悦悦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不仅感动,内心深处还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她没有忽略,那晚在她坠入无边的黑暗中时有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始终紧紧的握紧她的手,让她觉得安心。

悦悦一周之后就出院了,脚踝已经不肿了,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疤,用头发盖着乍一看并看不出异常,不过头皮受损的那一小块地方已经不可能再长出头发了。

出院以后悦悦就销假回公司上班了,艾琳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倒是设计部的组长佐飞对悦悦刚上班就请假颇有微词,不过总监艾瑞克并不在,所以最终也没有做出具体的惩罚措施。

悦悦终于恢复正常,投入了忙碌而紧张的工作当中,并且很快就上手了,看得出来一向冷淡的艾琳也对她似乎挺满意的。

距离出事那晚过去有十天的时间了,悦悦加了一小时班回到郊外的小区已经快八点了,为了不再重蹈覆撤摔倒悦悦走的加倍小心翼翼。

这时手机响了,悦悦从包里掏出接通,是以臣,“以臣哥……”

“悦悦啊,下班了吗?抱歉这段时间没联系你也没去看你,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忙了。”电话那头以臣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累,透着疲惫的沙哑。

“我没什么事,以臣哥你要多注意身体,别因为忙就……”悦悦想着以臣都这么忙了还要挤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多日的担忧和阴霾一扫而空,像个温柔的小妻子般谆谆嘱咐以臣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悦悦,不说了,我马上要去开会了。”以臣应着,忽然快速打断悦悦,没给悦悦说话的机会就快速掐断电话。

“喂,以臣哥,我……”悦悦还想说什么,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

悦悦想着以臣的事业才刚起步,肯定特别不容易特别忙,自己不该因为那点小事让以臣担心,拿回给以臣造成负担的,受伤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反正已经过去了,就别再说出来让以臣操心了。

收起手机,悦悦站在夜风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已经是冬天了,冷冽的风刮在脸上如刀割般的疼。

回神忽然发现,早就已经坏了的路灯居然全部亮起来了。这一片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旧小区,里面陈旧不堪,路边坑坑洼洼,路灯早就不亮了。可是今夜,路灯是这样明亮到足以照清楚一切,凹凸不平的路面也被填平翻新了,下水道的盖子全部盖起来了,悦悦心知肚明,这一切肯定是楚一航默默做的。

一个人默默的为她做了这么多,可是以臣却连她受伤都不知道,悦悦捂上嘴巴,心情复杂到已经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

固执的想要搬出来,偏执的想要逃离那个地方,她是不是错了?

现在的她,一个人,自由也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