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未来婆婆要见她

... 未来婆婆要见她

悦悦对楚一航的感觉开始变的模糊不清起来,曾经的伤害和恐惧都在逐渐淡去,或许这就是岁月的力量,任何事物都会被它冲淡遗忘,忘记本来的模样。

楚一航的体贴,他的好,他总在悦悦最需要最无助的时候如天神降临来解救,一点一点的堆积起来,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悦悦的心里。蓦然回首,那些好都变的清晰起来。

悦悦咬牙,什么时候起,楚一航变成了她的救世主了?是从她拦不到出租车蹲在路边哭泣时他出现解困时开始,还是不小心瞄到他刚出浴只围一条毛巾时面红耳赤想入非非开始,亦或是她掉进下水道被他救起开始的?

悦悦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看着动画片,心里却在想着跟楚一航有关的乱七八糟,电视里到底放了什么内容她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将悦悦来回现实,悦悦被吓了一跳,心“咚咚咚”的跳了起来,有些懊恼自己这些莫名的想法。

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悦悦接通,手机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喂,是悦悦吗?”

悦悦一愣,她觉得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对方的问话透着生硬,让她莫名的就觉得不舒服,可是她还是礼貌的回答,“我是,不知您是哪位?”

“我是以臣妈妈,我们明天约个时间见个面吧。”张兰亭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的。

“是,婶婶,可是明天我要上班……”悦悦听到是张兰亭,心里顿时一紧,她还记得上次吃晚饭张兰亭对她跟以臣交往的事态度很冷淡,似乎挺不乐见的。

难怪她刚刚觉得声音熟悉,竟然是张兰亭,不过毕竟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稍微会有些不同,两人通电话还是第一次,所以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张兰亭打来的电话。

“吃饭时间总有的吧,就明天中午吧,在你们公司附近的禾泽餐厅。”说完,张兰亭没听悦悦回答就不客气的挂掉电话了。

悦悦对着手机发呆,她的大脑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涨涨的,乱乱的,无法思考。

第二天中午,禾泽餐厅

悦悦直接走进禾泽餐厅,张兰亭已经等在那里了,对方是长辈,毕竟自己又晚到,悦悦显的有些紧张局促,“对不起,婶婶,我来晚了。”

“没事,我也才刚走,坐吧。”张兰亭客气的说道,语气有些疏离。

悦悦坐下,看着张兰亭动作优雅的倒水,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婶婶,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张兰亭放下茶杯,风韵犹存的脸上变的严肃起来,“悦悦,这么多年婶婶看着你长大,你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你现在有了好工作,以后找个努力勤奋的男人结婚,我知道你一定会是和好妻子好妈妈的。”一开口,就已经把悦悦以后的生命跟以臣划分开来了,“我们家以臣这孩子不懂事,都快26的人了,还小孩子心性,一点都不稳重,今天这个想法明天那个想法,今天这个女朋友明天那个女朋友的……”

悦悦低下头,张兰亭今天约她来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告诉自己,她楚悦悦跟楚以臣不合适,说的更明白一点就是她配不上以臣。

“婶婶,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我能理解。”悦悦轻轻的开口打断张兰亭滔滔不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