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们不适合以后别见面了

你们不适合,以后别见面了

张兰亭一愣,看着悦悦清澈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惭愧,可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了以臣能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她还是硬起了心肠道,“既然你是个明白人,那婶婶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悦悦苦笑,她拐弯抹角自己就已经听得很明白了,她要不是不拐弯抹角的话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

“悦悦啊,以臣这孩子多情,自小就对女孩子特别的热情,这种热情常常会让女孩子误会,也很容易让女孩子伤心。我知道,以臣肯定对你有过什么承诺,但是婶婶请你不要太当真,以臣的热情一般不会维持的太久,他现在还没有定性。长痛不如短痛,婶婶劝你还是趁早醒悟,你们俩的家庭身份各方面都相差悬殊,以臣需要一个能在事业上生活都帮的到他的女人,可是悦悦,以臣需要的你都给不了他……”

张兰亭的含蓄贬低让悦悦既难堪又难过,承受能力超过负荷,忍不住出声打断,“婶婶,你不要再说了,我明白。我知道你的一切打算都是为了以臣哥好,可是你的苦心筹谋真的就是以臣哥需要的吗?”

张兰亭脸色微变,声音不受控制的扬高,“以臣现在还年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做父母的就是要在他迷茫的时候给他正确引导,难道我还能害我自己的儿子吗?”

悦悦被张兰亭毫不掩饰的势利和自以为是震的开不了口,虽然张兰亭嫌弃自己是个身份地位无依无靠的小孤女帮不了以臣,她的爱也是自私和自以为是的,可是不可否认,她那种维护自己孩子为孩子好的心是真的。

再怎么样,悦悦也不能抹杀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张兰亭说得对,她没权没势什么都帮不到以臣,她什么都没有,她甚至连一般女孩子的纯真都早就没有了。

“悦悦啊,你不要怪婶婶狠心拆散你们,以臣他爸这几天都气的不像话,不仅撤了以臣公司的资金,还要将以臣扫地出门,你真的忍心看以臣众叛亲离,一无所有吗?”张兰亭知道悦悦善良,容易心软,抓住了这一点就如握有一张制胜的王牌一样。

这一刻,悦悦真恨自己的无能,那种因为一无所有而被嫌弃的感觉真的很令人难堪,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滴在面前的杯子里。“不,以臣应该有一个更光明更美好的未来。”声音带着一丝哽咽一丝颤抖,低低的,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听的很不真切。

张兰亭却听清楚了,很放心了,她绽开一抹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整个人松了一口气,显的雍容华贵,尽显她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之态。“悦悦,希望你能跟以臣说清楚,让他对你死心好吗?以后……”迟疑了一下,还是用近乎残酷的口吻说道,“以后别再跟他见面了,对你对他都好。”

“是……”深吸一口气,悦悦凄楚应着,从来不知道,会有那么一刻,连呼吸都是痛的,痛到极致,浑身颤抖。

“那我先走了,账我已经结了,想吃什么随便……”张兰亭拿着自己包包站起身。

“婶婶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家还至于缺那点吃饭的钱要让你来破费。”身后响起了楚一航一贯冰冷无情的声音,震的张兰亭脸都绿了,整个人像被吓到了往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