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如天神降临挺身维护

... 他如天神降临挺身维护

悦悦听到声音也急速的回头,看着楚一航优雅的一步一步走来,阳光透过窗户斜射在他的脸上,俊美的人神共愤,看的悦悦一阵恍惚,忘了身在何处,忘了刚刚所受的屈辱。

“你,怎么在这儿?”张兰亭摆出一副长辈的嘴脸,强装镇定,但是悦悦还是可以看得出她很忌惮楚一航。

“是我该问婶婶你怎么在这儿才对吧。”楚一航径自走向悦悦,冰冷的语调将气氛冻到冰点,丝毫没把张兰亭放在眼里。

“楚一航……”悦悦低声提醒,她觉得不该用这样大不敬的态度对待长辈,可是楚一航似乎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所以话说到一半就憋在口中说不下去了。

“那我不打扰你们,先走了。”张兰亭抓紧自己的包,急着想要离开。

“急什么,婶婶,既然你说了这么多话来表明你的立场,那么也别介意听说说几句再走。”楚一航坐在悦悦对面,优雅的摊开餐布铺在面前,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句看似随意却蕴含着无穷压迫力的话拉住了张兰亭想离开的脚步,但是她显然不想面对这个冷冰冰的侄子,有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尴尬感觉,最后只能在悦悦旁边的座位不甘不愿的坐下。

“有什么话就说吧。”张兰亭有种豁出去的感觉。

“婶婶,我要纠正你一个观点,那就是不要以为悦悦是无依无靠的小孤女,她是我楚家的大小姐,不是她配不上以臣,而是你们家以臣配不上她。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出言侮辱悦悦,那就别怪我让你们变的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楚一航声音冷冷淡淡的,可是却每一句都包含着巨大的威胁。

张兰亭怒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涨红了脸指着楚一航的鼻子,“你,你!”

楚一航眉眼都没动,只目中无人的坐着,根本没把张兰亭的怒气放在眼里,应该说根本没把张兰亭这个人放在眼里。

“言尽于此,记不住那就后果自负。”说的相当的云淡风轻,可是杀伤力几乎让张兰亭站不住脚。

她又气又怕的瞪着楚一航,最后却只能无可奈何的一跺脚离开,张兰亭虽然敢怒不敢言,对楚一航不客气的命令不苟同,可是最终不敢吭一声就灰溜溜的离开。

悦悦既错愕又佩服,可是张兰亭走了,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两人都没有开口,悦悦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了,脑中还不合时宜的闪过楚一航不穿衣服的那一幕景象,小脸泛着可疑的红晕。悦悦低着头,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刚刚还嘈杂的餐厅不知道怎么现在变的安静下来了。

“吃过了吗?”楚一航淡淡的问道。

“嗯。”悦悦只顾紧张没听见,点头应了才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楚一航说的是什么,又马上摇头,“没,还没顾的上吃。”

“那点菜吧,时间也不早了。”楚一航绅士的递过菜单。

悦悦听到时间不早条件反应的看了一下时间,随即惊跳,“呀,这么晚了,我得赶快回去上班了,都快过午休时间了。”说完,悦悦拿起包匆匆起身。

“吃了再走吧,会饿坏身体的。”楚一航见状皱眉,也跟着起身。

“不了,一会儿休息时间买个三明治吧。”悦悦一阵风似的跑出餐厅,不知道真的是赶时间还是因为不敢跟楚一航独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