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跟以臣提分手

跟以臣提分手

中午跟张兰亭谈过之后悦悦虽然很难过,但是冷静下来后就电话给以臣,理智的说分手,态度非常的坚决。

彼时以臣被关在房间,胡子拉碴,整个人看上起很疲惫很落魄,他听完悦悦的决定后绝望的闭上了眼,他抗争这么多天,一个人这么辛苦的撑了这么多天还是失败了。

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妈妈去找过悦悦,虽然不想放弃,却也抵不过家里的施压,而且悦悦的冷静和理智让他明白,其实他并没有走进悦悦的心,感情的事强求不得。

沉默片刻,以臣再度睁开眼,里面猩红一片,最终却只是平静的说愿意尊重悦悦的决定。

虽然被嫌弃很难堪,分手很难受,可是一下午都投入在紧张忙碌的工作中,悦悦倒是也没有时间感伤,等到她空下来已经是加完班回到家了,这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中午没吃,悦悦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打开冰箱就地取材给自己简单的做了两菜一汤就吃饭,一直将所有饭菜扫光,撑的有种吐的欲望才停止。

收拾完厨房洗完碗筷,看着冷冷清清的陈旧小屋,悦悦居然觉得很孤单,孤单到让她想哭。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力大到几乎要将门震破,悦悦抹了把眼泪就匆匆跑去开门。

“唔,我没醉……”楚一航带着浓烈酒气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摇摇晃晃的朝悦悦扑过来,“哟,这是悦悦,看吧,我没醉,还能认出你来……”

悦悦被眼前颠覆性的一幕震的还没回神,眼看楚一航就要倒地摔个狗吃屎,一双大手用力的拉住他,一张憨厚老实的脸探出来,是楚家的司机,“悦悦小姐,少爷喝醉了,非要来找你,吵得我实在没办法,所以就载他过来了。”

“怎么喝这么多?”悦悦也顾不上其他,只能跟司机一起扶着喝高了还在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的楚一航回卧室放在**,此时两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了。

“应酬没办法,那些合作商轮着给少爷灌酒,这不就喝高了,没想到少爷喝醉了这么难搞,我都快弄不动他了,刚刚来的路上不仅大声唱歌,还差点跳车。”司机累的满头大汗,眼看终于到目的地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麻烦你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就好了。”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紧闭着眼还在喊自己名字的楚一航,悦悦心中一慌,催促司机回去。

“好的,悦悦小姐,那少爷就麻烦你照顾了。”司机憨憨一笑,擦去脸上的汗水就转身走出简陋的小屋。

悦悦回头看了一眼安静下来的楚一航,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是个一居室的小房子,唯一一间卧室被楚一航睡了,那她只能在客厅的沙发凑活一夜了。

悦悦上前为楚一航脱掉鞋子松开领带,拿起一旁叠好的被子展开盖在楚一航身上,也不帮他漱洗了,就凑活一夜吧。

忙完这一切,悦悦就起身去衣橱了翻出一条新的棉被,准备去客厅睡觉。

楚一航辗转翻了个身,看见悦悦的动作便知道她要走了,她这是要留自己一个喝醉的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啊,那哪行,那不是浪费了他的苦心设计和卖力演出了么?

于是乎,楚一航长腿一伸,被子哗啦一下就被他蹬在地上,口中难受的呓语,“渴,水,我要……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