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醉耍无赖

酒醉耍无赖

楚一航的动作让抱着被子刚走到门口的悦悦一惊,马上扔下手中的东西奔过去,弯腰捡起被子重新盖在楚一航身上,按住他的手舞足蹈,一边还温柔的安抚,“好好好,水,我马上去给你倒,你别乱动,小心着凉。”

楚一航闻言果然安静下来了,悦悦马上去给他倒水喝。

喝了水,楚一航又嚷着说热,两只手还不安分的拉扯自己的衣服,身上昂贵的西装早就被他弄的皱巴巴不成形了。

悦悦无奈,只能替楚一航把外套脱了。紧接着楚一航又皱着眉说想吐,胃难受,悦悦就给他揉着,等楚一航舒适的趴在悦悦怀里昏昏欲睡的时候,悦悦正准备起身去厨房熬些小米粥给他暖暖胃,楚一航被惊醒又耍赖的拉着悦悦的手不肯放。

“悦悦,悦悦,别走。”楚一航表现的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令悦悦不忍心。

“好,我不走,你快睡。”

“抱抱……”某人又开始借着悦悦的同情心泛滥之际得寸进尺了。

悦悦无语,脸红耳赤的抱着楚一航,心跳一下急过一下,还不得不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楚一航喝醉了,没必要跟一个醉鬼较真。

楚一航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弧度,随即脑袋靠在悦悦怀里蹭了蹭,还发出一声满足的喟息,“悦悦好香。”

悦悦顿时感觉自己全身都快烧起来了,整个人僵住,动也不敢动。

楚一航靠在悦悦肩头,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悦悦敏感的耳畔,让她忍不住一阵阵颤栗。觉察出悦悦的紧绷,楚一航扬起一抹坏笑,更凑近一些,带着酒气的微凉薄唇轻轻刷过悦悦的脖子……

湿濡温暖的触觉让悦悦一阵哆嗦,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她神经质的推开楚一航,嚯的一下起身,“你,你先睡,我去给你熬小米粥。”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都变了,变的那样低沉性感,那样的充满……欲望。

楚一航倒在有着悦悦气息的柔软枕头上,心里觉得满足,但是瞬间又空虚起来,需要更多的东西的填补。

悦悦出神的盯着锅里的水咕噜咕噜翻腾,有些心不在焉,白皙的小脸泛着红云,只要一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的心就像被烧着了,焦灼紧张,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以熬粥为借口,暂时逃开两人亲密的独处,悦悦将瓦斯调成小火,忽然听到浴室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东西摔碎的声音。

悦悦一阵紧张,关掉火急忙冲进浴室,一看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楚一航此刻正坐躺在浴室,花洒被扔在了地上,水花四溅,不锈钢支架掉了上来,洗面奶沐浴露等等东西摔了一地,小小的洗浴间里狼狈的惨不忍睹。

“你这是在干什么?”面对一团糟的局面,悦悦只觉得心火不断在往上飙升。

“我要洗澡,我不洗澡难受,可是地上好滑……”楚一航整个人都湿透了,头发贴着额头,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看起来既可笑又无辜。

悦悦无力的闭上眼,心里不断安慰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真的没必要跟一个喝醉酒的人较真。”

“悦悦,我们一起洗澡。”下一秒,悦悦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血压又被楚一航一句话升高的差点爆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