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保证这一次不会疼了

我保证……这一次不会疼了

“别闹了,快起来,地上冷。”悦悦强忍着怒火,用一贯温柔的语气劝着,手脚并用,快速将花洒关了,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拽着如一头蛮牛似的楚一航出浴室。

“不,我还没洗好。”楚一航扭着身子,将撒酒疯的汉子这个角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别闹了,快回卧室。”悦悦把楚一航拖回浴室,将他的湿衣服扒下来,再用厚厚的棉被将他裹住。

“悦悦你也脱,你的衣服也湿了。”楚一航看着光溜溜的自己,随即上前用被子围住悦悦,开始动手为她脱衣服。

悦悦刚刚退下的热度又开始腾腾腾的往上涨,小脸顿时涨的通红,她慌乱的伸手去挡开楚一航的狼爪。可是根本无济于事,楚一航是谁?女人丛中的常胜将军,撕几件衣服对他来说绝对是小case。

“哎,你别……你干什么?”悦悦急的尖叫,眼见挡不住楚一航的攻击,只能去挡自己,可是遮了上面遮不住下面,春光乍泄的羞恼差点要让她哭出来。

楚一航见依然得逞,将悦悦的衣服扔出被子,反手一揽抱住悦悦腾空一转,随即欺身而下。原本涣散迷蒙的双眸顿时清亮精明一片,漆黑的瞳仁在夜色中闪动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悦悦光顾着羞涩,在一阵天翻地覆之后,两人的姿势已经反转,她已经被楚一航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

过往的晦涩记忆如闪电刷过大脑,那些疼痛的记忆令她全身紧绷,眼看挣脱不得,只能柔弱的求饶,“不,不要,疼……”

“不疼,我保证不疼……”楚一航抱紧悦悦颤抖的身体狠狠吻上去,再不快点,疼的那就是自己了。

“你,走开!”悦悦哭出声来,记忆里的疼痛越来的清晰。那一晚也是这样,喝醉酒的楚一航不顾她的意愿,那样野蛮而粗暴的要了自己,毁了自己纯洁。

“别哭,别……我保证这一次不会疼,真的不疼。”楚一航急切的吻着悦悦,从眉眼到唇,一路往下游移,湿濡的吻让悦悦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变的虚无无力,挡在两人之间的手不知道该推开还是该抱紧。

一时间,除了急促不稳的娇喘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对自己身体的这种反应觉得羞耻。

“悦悦,抱紧我,对……就这样,我会让你快乐的。”楚一航急切的吻着,一边认真的保证道,火热的大掌在悦悦娇颤的身体上游移,感受那种细腻的触感。

刚才凯文那么卖力的挑逗他都没能让他这么冲动,可是现如今他仅仅只是抱着悦悦,就已经理智溃散,想要不顾一切的将悦悦拆骨入腹了。

悦悦沉沦了,她想要说话,可是喉咙像被塞了一万斤棉花,用力发出的声音被无力弹回,只剩下一些断断续续令人脸红心跳的****声了。

进入的那一霎那,楚一航发出满足的长叹,这种身体和灵魂全部契合的感觉太过美妙,是任何其他女人都给不了的,让他欲罢不能,就想溺死在这种致命的温柔中。

一夜缠绵,楚一航几乎没有放开悦悦,他从不知道自己的精力还能旺盛成这样,到最后他自己也失去知觉,抱着悦悦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