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赶紧给我送衣服

赶紧给我送衣服

管身体再疲惫,悦悦一向精准的生物钟还是让她在第二天的七点准时醒过来。

睁开干涩酸胀的眼,悦悦发现自己光**躺在楚一航的怀里,而他同样也是未着寸缕。抬头望去,那张帅到祸国殃民的脸就近在咫尺,心头一阵酸涩,最终她还是做了他的女人。

楚一航没有骗她,昨晚他确实没有弄疼她,可是却把她折腾的全身酸软,骨头散架。这男人,真是的,真的想不把她榨干不罢休吗?

轻轻的抽出还在楚一航怀里的手,悦悦轻轻动了动身体,极致的酸痛几乎让她低呼出声,皱起眉头,为了不吵醒楚一航免得他醒来尴尬,悦悦忍着不适蹑手蹑脚起身。

到浴室简单的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做好早餐,看楚一航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昨晚他也是耗尽体力了……悦悦小脸一红,吃了点早餐,就出门上班去了。

楚一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眯着干涩的眼睛,还未开口,手机那头施少南聒噪的声音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根本不给楚一航还没清醒的脑子反应的机会。

“楚大总裁哈,你跌到哪个女人的温柔乡里去了,一大票的人都等着你开会呢,你人去哪了?哦,不会是那个凯文吧,我说楚总你的精力真是强大啊,都让人家凯文误了回美国的飞机,小心人家讹上你,让你当她的长期饭票……”施少南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损楚一航几乎,嘴上还真没客气。

楚一航被轰炸的脑子嗡嗡嗡直叫,头痛欲裂,忍不住冷斥,“你给闭嘴!”

施少南被这威胁性十足的一句话一喝习惯性的乖乖闭上嘴,沉默三秒才可怜巴巴小小声冒出一句,“总裁,开会呢,大家都等着你。”

楚一航抚了抚额头,环顾一下四周,这才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冷冷的对着手机干脆道,“都等着。”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施少南碰了一鼻子灰,回头看到金秘书就在身后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楚大总裁起床气真是大。”随后若无其事的走出休息室,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楚一航掀开被子,神情自若的下地,完全不在意此刻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曝露在空气中,直到三分钟后找到自己湿哒哒皱巴巴的衣服之后才变了脸色。

围了一条浴巾,也不管寒冬上午的冷冽,一边吃着悦悦为他留的早饭一边拨通悦悦的手机。

已经心神不宁了一上午的悦悦一看是楚一航打来的电话差点把手机扔掉,盯着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悦悦最终匆匆跑进洗手间才接通,压低声音道,“什么事?”

“你是乌龟吗?这么久才接电话,我没衣服穿,没办法出门。”楚一航皱着眉,不耐烦的抱怨。

悦悦一听楚一航的话,脸又开始烧了,说话变的没有底气,也不连贯了,“你昨天,穿的衣服……再穿一天好了,冬天又没有……什么关系。”悦悦知道楚一航有轻微的洁癖,衣服每天一换,今天穿过第二天是不可能再穿了。可是眼下不是没办法呢,就讲究穿一下吧。

楚一航喝了一口温热的小米粥,含糊不清的吐出俩字,“湿了。”

“什么,湿了。”悦悦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脑中不合时宜的想起昨晚她把浑身湿透的楚一航剥光的景象,脸变的更烫了,脚趾头都要烧起来了。

“我现在还光着,你赶紧给我送衣服来,不然你就等着把我冻死吧。”楚一航开始矫情的以死相逼了。

悦悦听完吓的直接把手机掐了,手捂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嘴里直嚷着,“唉,丢人丢人丢死人了,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