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偷听

... 偷听

悦悦收起手机走到水池边洗手,看着镜子里面色潮红的自己懊恼不已,“我怎么这么没出息,这么容易就被他影响了。”

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拍在脸上,试图给自己的脸降温,能够快一点恢复正常。

哗哗哗的水流声仿佛在洗涤人的心灵,悦悦看了一下时间出来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了,便关上水龙头走出洗手间。

隔壁就是男厕所,不是悦悦有意偷听,实在是里面的人讲电话太大声了,令悦悦想听不见都难。

“宇,你为什么就是不理解我呢?我这个工作本来就是时间不固定的,这次去巴黎交流会三个月前就定好了。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刚好排在一起被排到了,旁边还有其他人的,只是被有些之人剪辑成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样子。宇,宇……你别激动,你听我说好吗?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什么?分手?你……好,好,好……其实这件事只是一个幌子对吗?我早就知道,其实是你另结新欢,早就想甩了我了。不就是分手嘛,你直说好了,何必搞的那么麻烦,我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

里面没声音了,悦悦想着应该马上离开,可是双脚就像粘住了一样移动不了半分。

男厕所里传来冲水的声音,悦悦心一紧,想赶快走,里面有一个瘦长的身影已经冲出来了,那人走的太急没料到门外有人,一下子就撞到悦悦身上。

“哎哟。”悦悦惊呼,人已经被撞倒在地,屁屁生生的砸在地上,疼的她眼冒金星。

艾瑞克这才意识到自己撞人了,上前一把捞起悦悦,忙诚恳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没看清路就……是你?”直到悦悦站起身,艾瑞

克才看清所撞之人是悦悦,意识到刚刚说的话被悦悦听到了,尴尬之下语气也冷了下来。

“总监……”悦悦看到艾瑞克眼圈红红的,有些尴尬的扯开一丝笑,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可是这世界就是这么玄幻的巧合。

“你都听到了?”艾瑞克看悦悦的表情就知道了她什么都听见了。

悦悦忽然觉得艾瑞克很可怜,虽他跟宇的感情不被大多数人接受,可是事实的本质是他失恋了,任何人失恋都有权利难过、发泄。

可是面前这个人偏偏是自己的上司,是那样强势又极具天赋的天才建筑师艾瑞克,无论怎么样都好像轮不到她来同情安慰。

“嗯。”低下头,悦悦老老实实的承认,等待着艾瑞克因为被偷听而恼羞成怒的朝自己发飙。

“忘掉!”艾瑞克也不啰嗦,酷酷的说完就转身走人,留下一脸错愕的悦悦。

这一上午怎么竟遇到一些极品男人哪?难道今天黄历上写的是不宜上厕所?

匆匆回到自己的位置,等待悦悦的又是一堆麻烦的事儿,这也让她没时间想关于楚一航的事情,暂时充当着鸵鸟的角色。

楚一航等司机给他送来换洗的衣物再赶到公司已经快中午了,会议室空无一人,没有人真的听话在等着。

一下午,楚一航的心情极好,工作效率也极高。他跟悦悦的关系终于突破僵局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了,这一次他一定会将悦悦牢牢绑在自己身边,不让别的男人再有可趁之机。

推掉应酬早早收工去接悦悦下班,谁知这小妮子已经溜了。回想昨晚的事情和上午的通话,楚一航忽然意识到悦悦这个死脑筋又开始想不通在躲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