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前女友归来5

... 前女友归来5

可是,经过了背叛和分离的他们,早就不该有这种不合时宜的举动,到底是陈思雨的脸皮厚到了家,还是她真的懵懂天真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无论如何,都跟他没关系了,楚一航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悦悦黯然的小脸,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下楼了,你穿着高跟鞋,站稳了。”说完他自己已经率先走上手扶电梯,经过黯然沉默的悦悦时并未看她一眼,直接下楼了。

陈思雨脸色一僵,随即勉强着跟上,“一航,你这个习惯没变,还是这么体贴,像以前那么的关心我。”

悦悦听着,只觉得真讽刺,自己真正是多余,站在这个地方像个不相关的第三者一样观看他们破镜重圆的美好爱情故事。

楚一航在经过悦悦身边时没有像往常一样死乞白赖的拉住她的手,而是目不斜视的走过,这样的落差让悦悦更觉受伤。

看着陈思雨对楚一航紧追不舍,悦悦只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走不动,神思恍惚的跟在陈思雨的身旁。

陈思雨从头到尾都看的很明白,楚一航在意这个沉默寡言的漂亮小女孩,可是两人之间似乎有些隔阂所以在暗暗试探较劲。这对她而言是威胁,当然也是机会,这就看她怎么把握了。

踏上手扶电梯,余光扫过身旁那个瘦弱的女孩,陈思雨明艳的脸上闪过一丝冷讽。

在悦悦踏上手扶电梯还没站稳的一瞬间,陈思雨一个侧身让开,手中的包由于惯性甩了出去——

悦悦看完脚下刚抬头,忽然

看到陈思雨的包包快速砸过来,下意识的头一偏身体侧开想要躲闪。可是还没站稳的身子就这么前倾朝前倒下去,双手在空中乱抓,惊慌之中抓到一只温宽宽厚的大掌,悦悦就这么直直摔进一航的怀里,当他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的时候悦悦感到左脚脚踝处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很好,悦悦忽然意识到好了没多久的左脚又崴了。

楚一航紧张的抱着悦悦,手中的东西被甩到了楼梯下,心里庆幸刚刚自己这么一回头能及时抓住悦悦,要不然悦悦就该摔到楼梯下去了。

一航见到悦悦因疼痛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了,“悦悦,你怎么了?”

“脚,好像崴了,好痛……”尖锐的痛楚让悦悦无暇顾及其他,只是下意识的向楚一航示弱,仿佛他的安慰是最有效的止痛药。

“我带你去医院,别怕。”楚一航二话不说就抱着悦悦直奔停车场取车,然后直奔医院。

陈思雨站在原地,被这快的来不及反应的一幕给怔住了,看着地上散落的衣物有种欲哭无泪的讽刺。刚刚楚一航那么紧张悦悦,他抱着悦悦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跟她打个招呼。

这……意味着什么?

陈思雨原本想让悦悦出丑的,可是却没想到反而把一航推进了她怀里,真是得不偿失,却只能无奈的留在原地跺脚。

一路上到医院,再从医院看完病,楚一航始终皱着眉保持沉默。反倒是受伤的悦悦被弄的胆颤心惊的,回想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无意得罪这尊瘟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