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是唯一被我禽兽的人

... 你是唯一被我禽 兽的人

时间久了,悦悦也不去费心猜测他不爽的原因,脑袋靠在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色。看着看着,忽然看出不对劲来了,这不是回她家的路。

“你要带我到哪去?”悦悦瞪大双眼看着楚一航,奈何这男人只顾看着前方开车根本不看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悦悦怒了,她不喜欢被强迫做一些她不喜欢或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要不是此刻她的左脚扭伤了,她准保要跳车了。

“回家,看不出来吗?”楚一航淡淡的开口,完全无视悦悦的怒气。

“我还真看不出来,我家不是往这个方向,你要是不认识路就停车,我自己打车回家。”悦悦气鼓鼓的回嘴,心里憋闷了许久,刚刚积聚的不满现在一下子倾泻出来了。

“在楚家你住了多少年,那个破房子你又住了多少天,哪个才是家?楚悦悦你还真是个白眼狼。”楚一航故意栽赃悦悦忘恩负义来刺激她,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我是白眼狼?你才是变态,禽?兽不如,始乱终弃呢。”悦悦想也没想,就大声反驳骂回去。

小样,这就把内心的想法秃噜出来了,楚一航心里窃笑,脸上却是冷淡不屑的反问,“我禽?兽谁了?又对谁是始乱终弃了?你吗?”

悦悦一时噎住,小脸涨得通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过了许久才嘴硬道,“这么多年被你禽?兽的女人还少吗?没有始乱终弃,那刚刚冒出来的女人又是谁?”

“你可搞清楚了,那些女人都是自己贴上来的,

我只是选择性的满足她们的虚荣心和野心。还有刚刚那个,陈思雨,当年谁对谁始乱终弃的你不是最清楚么?”听到悦悦这么诽谤他,楚一航当然得澄清了,再者也不想自己在她心里是这种形象。

虽然,曾经他是对悦悦做过禽?兽不如的事情,可是他从没想要要对悦悦始乱终弃呀。

悦悦没话说了,是的,陈思雨当年那么无情,在楚一航面临截肢的大坎面前绝情的选择出国,那个时候楚一航是如何的消极她都见过。

楚一航斜眼看着悦悦,故意点破悦悦的心思道,“你说的那个被我禽?兽的人是你自己吧?”

悦悦被楚一航看破心思,觉得既难堪又羞涩,别过脸去看着窗外,“你少自以为是了。”

“哈哈哈……”楚一航只觉得身心舒畅,充满愉悦的爽朗笑声充斥小小的车内空间。

悦悦闹了个大红脸,靠在车窗上装睡,此时她早就忘了跟楚一航最初争执的原因了。楚一航眸光放柔,看着悦悦的柔美的侧脸认真保证道,“悦悦,我不会对你始乱终弃的。”

想着这小妮子也是在意自己的,楚一航一扫多日阴霾,放眼望去,天空是这样澄澈,天地间万物看上去都是这么顺眼。

闻言,悦悦心念一动,睁开一双美眸,怔怔的盯着楚一航雕刻般完美的俊脸问道,“陈思雨……你心里还有她吗?”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是忐忑的,悦悦深怕楚一航还爱着陈思雨,这些年对主动送上门的女人们不屑一顾只是因为还放不下陈思雨,还在等着她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