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翻篇了

... 翻篇了

楚一航将车子熟练的驶进楚宅的大门,心里因为悦悦的问题快速闪过那些曾经跟陈思雨一起美好的画面片段,说的那些动听的诺言,但也仅仅只是一刹那,一闪而过,过了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没有,都过去了,翻篇了。”楚一航转动方向盘,直接将车子开进车库,光线暗淡下来,照在他脸上昏暗不明,让悦悦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也猜不出他话中的可信性到底有多少。

悦悦没再开口,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身份,是楚一航的什么人,有没有资格去管他的心。

再说了,自己心里不是也还没有确定,到底对楚一航是存的什么心思。喜欢了吗?那些伤害都可以忘了吗?那些恐怖的记忆都可以抹去吗?

时至今日,悦悦也不知道了。

楚一航率先跳下车,走到另一边把门打开,轻柔的将悦悦抱下车,直接抱上楼,将悦悦放在她的**才放下。整个过程都是一航抱着悦悦,隔着布料的温度,一航的男性气息,一航的温柔,一切的一切都让悦悦迷眩心悸。

“你先休息一下,晚饭我来抱你下楼。”说着,楚一航就匆匆离开。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远离了楚一航,闻不到了他强势不容忽视的气息之后,悦悦才彻底平静下来,可以冷静的好好思考。

楚一航对自己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明明以前他是那么讨厌自己,

可是后来他却使用非常手段得到自己,这之间的转变是从何而来。陈思雨回来了,从她的眼神中可以很明显看出对楚一航的企图心,肯定不会轻易对楚一航放手的。而自己,真的能忘了躺在手术台承受的失子之痛而接受楚一航吗?如果不能,那前一晚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又算什么?

悦悦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开始胡思乱想,从前一航强x她的的片段,眼前一航的温柔宠爱……

乱七八糟的想法让悦悦纠结头疼,心也开始摇摆不定。睡不着,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悦悦索性起身一瘸一拐的进洗浴室洗了个澡。洗完澡倒是觉得累了,头发还没干,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悦悦皱眉,觉得头很痛,嗓子眼火辣辣的,张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耳边模模糊糊传来一航的怒吼。

悦悦瑟缩了一下,有些害怕,怒吼的一航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让她联想到了五年前那个恐怖的夜晚,那一夜一航就是那样粗暴狂野的夺走她的童?贞的,不顾她的挣扎和哀求……

“悦悦,你醒醒,你怎么了?”楚一航低咒一声,拉过一条薄被将悦悦裹的严严实实,然后踹门朝外奔去,“吴伯,让司机开车停在楼下,马上去医院。”

刚准备来唤悦悦吃晚饭的管家愣在一旁,回神后快速冲下楼去准备车子,心里不由的嘀咕,不是扭伤了脚吗?怎么严重到又要去医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