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令他恐慌

... 令他恐慌

等悦悦再度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映入眼帘的尽是瘆人的白。

“悦悦,你醒了,头还觉得痛吗?”守在病床前的楚一航见到悦悦张开眼马上着急的上前问道。

“没事了。”悦悦说的有气无力,主要的饿的,她上顿还是昨天中午的时候吃的,吃的又贵又难吃的法国菜,根本没有吃下多少东西,现在真的是饿惨了。

“饿了吧,喝口水润润嗓子,粥一直帮你温着,我马上给你取来。”一晚没休息的楚一航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下巴的胡渣已经冒出来,远远看起一片青色。

悦悦刚想起身,楚一航就已经一手稳稳的扶住她坐起来了,乖乖的把他递上的一杯温水都喝光才开口,“我怎么了?”

“着凉了,这大冬天的你怎么洗完澡也不把头发弄干就睡了,真以为自己年轻身体是铁打的啊?”说到这里,楚一航对悦悦不懂得顾惜自己的身体很生气,说话的音量也拔高许多。

“我……”悦悦有些心虚,低下头去也不吭声了,是她自己不注意,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矫情,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楚一航见悦悦一副知错的可怜模样,反倒不忍苛责了,叹了一口气,放缓语气,“饿了吧,我去把粥给你拿来。”

悦悦从头至尾保持着乖巧的小媳妇模样,乖乖的喝水,乖乖的喝粥。

医生进来,给悦悦做了例行检查,悦悦的烧已经退下去了,打完点滴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回家

以后还是要继续吃药,以免高烧反复。

楚一航收拾着东西,最后抱起心动不便的悦悦走出医院的大门。

悦悦大气也不敢出,每一次他以这种方式靠近她时都几乎要让她心跳出来,呼吸停止。当楚一航充满男性魅力的气息笼罩悦悦时,她的大脑就会搅乱成一团浆糊,什么都无法思考。

上了车,楚一航启动车子开出医院,悦悦终于受不了这种压抑打破沉默,“你是怎么发现我发烧的?”很显然,这男人又擅闯自己的房间了。

“我不是说了么,等吃晚饭的时候来抱你下楼,可是我敲了半天门你都没反应,我就进去了。”楚一航淡淡解释。其实他没有说清楚,当他敲了很久门房间里依旧是静悄悄的,那种突入而至的安静让他恐慌,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五年前他闯进悦悦浴室看见她奄奄一息的躺在满是血色的浴缸中的恐惧心情的,今生今世再也勇气经历第二次。

“哦。”悦悦点头,算是接受了楚一航的解释。

“以后可别这样迷糊了。”忍不住,楚一航还是加了一句,看见她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真的是一件胆颤心惊的事情。也是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原来是很脆弱的,再也不想承受那种担心受怕的刺激了。

昨晚他气急败坏的急吼把整个楚家都吓坏了,实在是悦悦紧闭着眼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的样子让他联想到当初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的那一晚,那一晚悦悦也是像这样毫无意识的躺着,就像没了呼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