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该死的喜欢你3

我该死的喜欢你3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已经成年了,为什么不能做主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楚一航刚说完,悦悦就情绪激动的反驳。

“你是真心不愿意呢,还是只为和我唱反调?”看着悦悦想都没想就反对,楚一航挑眉,语气也冷了下来。

“有区别吗?”悦悦同样挑眉,不服输的看着楚一航,那动作那神态简直跟楚一航如出一撤。

或许,潜移默化中,悦悦下意识的在模仿这个无所不能的自信男人,想 成为跟他一样成功的人。

“当然有区别,如果是前者,那说明只是针对我个人,如果是后者,那说明压根儿不喜欢这个家,不喜欢我不喜欢爸爸,不喜欢这里的一切。”楚一航冷静的分析给悦悦听。

悦悦皱眉,心想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吗?其实她谁都不讨厌,只是……只是一些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的因素和顾及,所以她不能。

“怎么不说话了?”悦悦的沉默反而让楚一航忐忑起来了,担心悦悦真的讨厌自己。

“前者吧……”迟疑了一下,悦悦还是开口,“我讨厌你的专制,讨厌你自以为是的付出,你强迫我我要接受你对我的好,不是你给的就是我想要的你明白吗?你总是会依照你的喜好意愿随时出现在我的周围以证明你的存在感,你霸道的进入我的生活,又或者专制的将我拉进你的世界。我想要的是自由,仅仅只是如此,可是你连这个都不愿满足我。”从最初的伤害,到最近的心动和摇摆不定,以前昨天遇到陈思雨后的担心害怕,纠结犹豫、胡思乱想,大伤小伤都让悦悦心烦奔溃,压力过大的她一股脑的将那些负面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连带的把楚一航的好和对他的感动等等全都抹杀了。

楚一航的眸子瞬间冷到了极点,手紧紧攥住悦悦的手臂,“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这是什么话?”原来自己所有的努力在她看来都是别有用心的禁锢,她根本不需要。

他只是想让她快乐,只是想……自己是能带给她快乐的人。可是,不管他怎么做,他都做不到,为什么他这么努力都走不到悦悦的心里?

悦悦望着楚一航愤怒的脸,想着又将被他禁锢在身边,完完全全的被困在这个华丽的大笼子里面,在楚一航的监视下,不可以见楚一航不喜欢的人,不可以做他不喜欢的事,一点人生自由都没有。

曾经,他就是那样讽刺自己欲情故纵勾 引男人,只是因为她跟以臣走的比较近而已。曾经他也带着恨意说过,让自己不要忘了身份,别以为住在这里就把自己当做是楚家大小姐了……一幕幕晦涩难堪的事情在眼前闪过,让悦悦刚升起一丝愧疚的心立即坚硬起来。“你的好都是有条件的,一切都只不过为了你的私 欲,是你的占 有 欲在作祟而已。”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我的真心放在你面前,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楚一航痛心疾首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