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该死的喜欢你4

我该死的喜欢你4

悦悦闭上眼,抱头努力想要驱散脑中楚一航表情狰狞的撕开她衣服强占她身体的一幕,痛苦的说道:“我不是你养的一个宠物,你让我站住,我就得站住,你让我躺下,我就得躺下,你说要**,我就得乖乖配合你,即便我很难受,我很痛,你从来也不顾及。那个时候我是多么害怕,我才十八岁,可是你却那样伤害我……

从小在这个家里,你让我往东我不能往西,你不准我碰的东西我甚至连看一眼都不可以。你说笑,我就得笑,你说哭,我就得哭,你不让我见谁,我就不能见谁,管不住我,你就强 暴我……你真的把我当人看吗?你给我的,是我想要的吗?你只是在满足你的占有欲,控制欲,我就像一个木偶,你扯动哪根线,我就得动哪里。在你眼里,在你心里,真的有把我当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吗?你只是把我当做你的私有物而已啊。

你又知不知道,当年在被你那样粗暴残忍的对待之后,我怀孕了,我害怕无助,偷偷跑去把孩子堕 掉,你知不知道医院的手术台是那样的冷,手术刀是那样的锋利,我是那么那么的害怕……可是晚上回家你又那样……”此时的悦悦已经泣不成声,不是她想言辞激烈,也不是她想刻薄。有些事情憋久了,真的很难受很痛苦,这些年一直压在她的心头,让她无法一个做像这个年纪正常的女孩。

悦悦激烈的言语换来的是楚一航死寂般的沉默。悦悦冷凝的眸,闪动着恨意的眼神,泪珠悄无声息的滑落,压抑在心底的痛苦和无奈,在这一刻全都爆 发出来,一切都令楚一航心疼懊悔。

楚一航的黑眸死死的盯着悦悦,想说什么,可是喉间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眶中有酸涩温热的**在来回滚动,缓缓而下。他握紧了拳头,抑制着心底那份剧痛。

两人之间长时间的流动着可怕的沉默,楚一航压抑着沉重的呼吸,许久之后才在悦悦冷静下来的情绪中找回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当年,那晚,我并没有……你昏死过去了。”断断续续,却也让悦悦明白,当年失去孩子的那一晚,她耗尽精力昏过去之后,楚一航并未有对她做过什么,其实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变态和禽 兽。

“都过去了,我很谢谢现在对我的好,可是我想要一个人生活,我要自由,我不想回到……”悦悦试着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说话,却被楚一航粗声粗气的打断。

“悦悦,我喜欢你,我该死的喜欢你,所以想留住你,不是什么占有欲,控制欲……我就是他妈的喜欢你。”楚一航眼眶红红的,不顾一切的大声吼出来,仿佛受了伤的野兽。

这个世界上,他最想拥有的就是悦悦的爱,可是却用错了方法,他只换来悦悦的讨厌,悦悦的逃离,悦悦的恨。

一切……都跟他想的背道而驰。

一切……都反过来了!

世界安静了,时间静止了,悦悦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