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敢相信

... 不敢相信

她想过楚一航自她回国后变化甚大的原因,可能是出于对当年那件事的愧疚所以想补偿,也可能是他的占有欲在作祟,各种原因都有可能,就是没想过他会喜欢自己。

心乱了,脑子空白了,悦悦刚刚太激动,把心里的苦一股脑的吐出来,此刻听到楚一航疯狂的表白后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滚落下来。

“不,不可能……”她还是不信,呢喃着摇头,双膝曲着,双臂将自己抱住,小小的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

楚一航的怒气被心痛淹没,他伸手轻轻拭去悦悦的眼泪,哑着嗓音问,“为什么不可能,我就是喜欢你,想要追求你,想要跟你永远在一起,想要让你做我的妻子……为什么不可能?”悦悦能这么发泄出来也好,刚刚那些话虽然伤人,可是憋在她心里这么久肯定更伤更痛吧。就像是一个深刻的伤口,没有把溃烂的脓挤掉,伤口是永远不会好起来的。

悦悦哭的更伤心了,抬眸看着楚一航俊美不凡的脸,心里就是固执的不愿相信他是喜欢自己的,“不可能,不可能,你那么讨厌我,从小就一直处心积虑的想把我撵出去……”悦悦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彻底慌了,慌乱之余更是心悸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一航也是有感觉的。可能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吧,她的身体,她的心,都烙下了楚一航的痕迹,如果陪她走完一生的那个男人不是楚一航,她可能会觉得遗憾,而且这么多年了,她发现她排斥

男人,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走进她的心里。

但是小时候那种被厌恶被嫌弃的记忆太深刻了,悦悦一时之间真的消化不了楚一航的感情。

听了悦悦的控诉,楚一航俊脸僵了僵,口气不善的掩饰内心的不自在,“女人真是小心眼,那么久以前的事情非要抓着不放。”

“你才是小心眼,当年怎么说也比我大这么多,连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你都容不下,你的心眼才小。”悦悦有些胡搅蛮缠的反唇相讥,想要转移此刻窘迫不知所措的话题。

“是是是,我心眼小,现在跟你郑重的道歉,请你原谅我。”楚一航实在搞不懂女人,为什么喜欢对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斤斤计较,可是眼下不是他强势的时候,为了哄这个小女人高兴,他无奈的低下头。

“如果道歉有用,那要警察干什么?”悦悦擦了擦眼泪,嘟着嘴抗议。

“那你想怎么样?”无奈,女人怎么都喜欢得寸进尺。

“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情,不能自以为是,不能干涉我的自由。”悦悦想了想,歪着脑袋看着楚一航。

楚一航最受不了悦悦这样一幅被虐待的可怜样,眼角还挂着泪花,他若说半个不字,这丫头的眼泪肯定顷刻泛滥,忍了忍,豁出去道,“好,我同意。”

“真的?”悦悦美眸瞬间亮起来,但心里还是不敢相信,所以再三确认。“你保证,你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