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跟弟弟有什么关系

... 跟弟弟有什么关系?

楚一航无奈的举起手,“我发誓……不过我的底线是你必须搬回来,你住的那个房子太远了,也太旧了,不安全。”

“你上一秒才答应不干涉我的自由,一边发誓你就一边反悔,让我怎么相信你?”悦悦失望的别过脸去。

“悦悦,我是为了你好。再者……爸爸就要回家了,如果说从小我对你不好,你对我有怨可以理解。可是爸爸呢,你对你就像亲生女儿一样,他现在老了,身体也不行了,难道你忍心让他孤孤单单一个人,每天沉浸在对你妈妈的思念里靠着缅怀过去而活着吗?”楚一航不得已,翻出最后一张牌。

“楚爸爸……”悦悦一愣,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争斗,“可我毕竟是个外人,难道身为亲生儿子的你不能多关心他,多陪陪他吗?”

“我要忙公司的事,分身乏术。”楚一航冷哼,“再说,我可没觉得他对我这个亲生儿子比对你这个外人好。”

“你……没孝心,没爱心,是个麻木的冷血动物。”悦悦见楚一航对亲生父亲这样的态度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

“你有孝心有爱心,那就留在楚家好好陪爸爸吧。”楚一航乐的当甩手掌柜,轻松的将担子压在悦悦头上。

“楚一航你居然使阴的!”愣了几秒悦悦才反应过来被楚一航激将法了,于是伸手用力在楚一航背上锤了两下。

楚一航一把裹住悦悦的小手在掌心,然后

抱住她,将她禁锢在怀里不能乱动,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悦悦的脸上,奸笑,“谁让你比我有孝心呢。”

楚一航的呼吸中带着淡淡的烟草味,拂过脸庞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悦悦不自在的脸红了,想要退出他的怀抱,楚一航早有所查,更加用力的抱紧悦悦,粗声道,“别乱动。”

悦悦手足无措的手不小心按到了楚一航双腿间支起的小帐篷,脸上感觉烧起来了,一直蔓延在耳根子后。心里一紧张,悦悦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奈何脚崴了不方便,而且又是坐在柔软的床垫上,这不才支撑着站起两公分又跌倒了,这下彻底的把楚一航压在了身下,膝盖还很不凑巧的撞到了他那里。

“嗷。”楚一航痛苦的惨叫,“叫你别动,你想毁了你的性福吗?”

悦悦脸红耳赤,被骂的很冤,忍不住出声反驳,“不就是撞了你一下,跟我的幸福有什么关系?”说着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

温香软玉在怀,楚一航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悦悦呢,他夹紧双臂让悦悦动弹不得,“怎么没关系,你万一把我弟弟撞出什么问题来,以后就不能给你福利了。”楚一航耍起流氓来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平时他就是一只披着西装的人皮禽兽,忽悠了多少清纯少女。

可是他面对的对象是脑筋简单的悦悦,一时也没弄明白,只皱着眉头道,“又跟你弟弟有什么关系,还有你哪里的弟弟?”还福利呢,什么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