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关于孩子的记忆2

关于孩子的记忆2

她抬起头,看着身侧陪自己一起躺着的楚一航,他胸口的衣服湿了一大片,更关键的是刚刚明明是他压着自己的呀,怎么现在变成两人并排躺着了,什么变换的姿势她都不知道。

“不哭了?”楚一航的声音淡淡的,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话里的关怀和宠溺。

“嗯,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悦悦起身,语气略带疏离,心里懊恼无比,她怎么就在楚一航面前哭翻了?也太丢脸了吧?

“这会儿有功夫关心起我的衣服了?”淡淡声音中调侃意味明显,楚一航在床头柜抽了一张面纸轻柔的擦去悦悦的眼泪和鼻涕。

悦悦接过纸,不好意思道,“我自己来。”

楚一航也不争,随即起什么,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帮你去把那边房子里的东西搬回来。”他只坚持这点,是绝不会因为悦悦的眼泪而退让半步的。

悦悦不喜欢楚一航的强势和不容商量,可是想到楚爸爸,那个因为妈妈而伤心,憔悴的男人,最终还是妥协了。

犹记得,初见时,楚爸爸正值壮年,那样的英气睿智,那种令人安心的沉稳气质,令没有安全感的她由衷折服和依赖。

可是如今,楚爸爸老了,有了白发,有了皱纹,背也佝偻了……这是一个伤心孤独的老人,如果可以,她愿意尽一个为人子女的心,陪伴他照顾他,让他有一个快乐的晚年。

“知道了。”悦悦点点头,表示已经知晓,“但是星期一一般很忙,我可能会加班。”

楚一航也不含糊,“你下了班打我电话,我去接你。”意思是多晚都没关系。

“那能请你出去了吗?我想休息了,明天公司还有很多事等着我。”悦悦说着拉过一旁已经踢乱的被子,做出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还有一个问题。”楚一航站起身,走到悦悦床前,深邃幽黑的眼眸直视悦悦的眼睛,令她无从闪避。

“什么问题?”悦悦避无可避,无奈问道。

“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我……”这样直白的问话还是让悦悦一阵紧张,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犹豫着,毕竟楚一航曾经带给她的阴影和痛苦是那么深刻,不可能在他突入的表白下就烟消云散,一笔勾销的。

“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就当给彼此一个机会好吗?让我用下半辈子的宠爱来弥补对你的伤害。”楚一航极其真诚的说道,第一次这么掏心掏肺的对一个女人,甚至是可以说是低三下四,他的自尊和骄傲都已经到底心里承受的极限了。

“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现在脑子太乱了,我想好好想想,别逼我好吗?”楚一航的强势,他的专制,悦悦都领教过,说实话,这一刻她是真的迟疑。

悦悦的话却让楚一航以为是她委婉含蓄的拒绝,被拒绝的难堪让他一向骄傲的他下不了台,他恼羞成怒道,“随你!”说完就拂袖而去。在他的理解,悦悦的固执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